所在位置:

白雲松濤>反邪資訊

家族十人癡迷“法輪功”廿余載迷途家破人亡

發佈日期:2018-01-03     作者:魏綠葉    文章來源:粵正風清網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1993年,正值青春追夢、年少氣盛的金色年華,在粵西某風景如畫山城一中學高中畢業的邵某容,考上了廣東一間民族大學,可偏偏這時,他迷上了一個當時正流行的所謂氣功——“法輪功”,從此,他就中了邪,經常練“法輪功”,還把自己正在讀大學的哥哥、讀初中的妹妹、在汽車站工作的父親,在家務農的母親以及母親大姐將某珍、姨甥紅某業等9人拉進了“法輪功”的圈套,使整個家庭和一些親戚墜落“法輪功”的泥潭,以致家破人亡。邵容這個家庭,兩代共8名家庭成員都癡迷法輪功,加上其母親姐妹家族中2名癡迷“法輪功”的人,共有10人迷上了“法輪功”。20多年來,家族中有2人因拒醫絕藥而喪命,有1人因為邪教而放棄在南海市某銀行的工作,邵某容本人因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佛山市某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送廣東省北江監獄服刑,有3人次因違法受到懲罰。

  一人誤入歧途,致家族癡迷

  1994年,在廣州某民族大學讀書的邵容因為身體得了急性肝炎,心急亂投醫的他,抱著祛病健身的目的,聽人介紹,報名參加了“法輪功”培訓班,到廣州市某體育館上了十堂課。這些課主要講述了“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上乘大法,通過不斷的去掉人的不好的執著心,提高人的道德水準,不斷凈化身體,最終達到修練的終極目的——得道、圓滿,説人的疾病是由於業力所致,吃藥打針只不過是治表治不了本,而且是把業力往深層身體裏壓,過一段時間還會返出來,還會得病,或者會有其他不幸。李洪志還親自下法輪給每位學員,幫助每位學員凈化身體。李洪志承諾有無數法身、法輪可以保護學員。邵容説,上述李洪志的邪説非常迎合他對修煉後所獲得物質利益的有利可圖思想。邵容就是這樣一步步被騙進了“法輪功”的圈套和泥潭而不能自拔。自此家族中就播下“法輪功”的種子。不久,與邵容同在一所學校讀書的的哥哥邵畫也加入了練功者的行列。兄弟倆日漸癡迷後,被李洪志有關弘法(宣傳及發展成員)就長功、上層次快的歪理所迷惑,積極發展父親邵賴(某汽車站職工)、母親將珍(無業)加入到“法輪功”隊伍中,後來,他們把邵容還在讀初中的小妹邵天靚也拉入了邪教。再後來,通過邵容的母親又把其大姐將秀、姨甥紅業(某市農機三廠工人)拉進了邪教。從此,這個家族被“法輪功”邪教所迷惑,整天沉迷不能自拔,邵氏兄弟經常往返廣州和家鄉小山城,帶著整個家族練功學法,開讀書會、交流心得,相互鼓勁打氣,整個家族都以練功學法為中心,業餘時間幾乎都用在了練功學法。家庭成員間談話的內容,少了噓寒問暖、工作是否順心這些常人的俗事,取而代之的是讀大法書籍的聲音,交流的是上層次、消業治病、圓滿成佛一類的內容。長年累月,數年不輟,果然全家族成員的功力層次是“逐步上升”,一個個深陷“法輪功”的泥潭,正常的思維和基本的常識被掏空,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説所取代,成了一個鐵桿邪教家族。

  1999年,我國政府公開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對這個家族來説是一個晴天霹靂。時在南海縣某銀行任工程師的邵畫聽信“法輪功”組織的煽動,多次赴省進京上訪,由於屢屢違反紀律而受到單位的批評,邵畫辭職了。他看到當地練功者偃旗息鼓停止了活動,就四處鼓動他們恢復活動,挑戰政府的法令,結果受到法律的制裁。2000年4月,邵容在佛山市某區找工作期間,在公眾場合開練“法輪功”被當地公安機關處予行政拘留15天。出來後,他並沒有認清“法輪功”的本質和危害,還認為是國家機關對“法輪功”不了解,自己是受冤枉的,自己鍛鍊身體沒錯,仍然癡迷“法輪功”。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經濟壓力的增大,邵氏兄妹3人先後外出廣州、佛山等地經商務工,大約在2007年前後,3人先後結婚生子。可嘆的是,他們都同樣找了功友結婚。這個兩代共有8名(另有2人1996年因拒醫絕藥死亡)癡迷者的邪教家族完成了“大升級”。

  不到黃河心不死,屢撞南墻不回頭

  無論是讀大學還是參加工作後,邵某容都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練功上。他本來開有一間小公司,可由於無心經營,一心樸在練功上,公司很快倒閉。在邵容20年的練功生涯中,曾先後4次被依法懲處。其中,2013年11月因製作、宣傳“法輪功”資料被佛山市某區公安機關抓獲;2014年7月因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佛山市某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

  邵氏家族在癡迷“法輪功”的路上可謂傷痕纍纍、滿地哀鴻。但可悲的是,他們就象一群被人蒙了雙眼又灌了興奮劑的驢,只知一味往前衝,不知剎車轉向,結果一次又一次在科學和法律的銅墻鐵壁面前撞得頭破血流,代價慘重。1998年3月,邵容的表兄紅某業,因吃狗肉過量而得了便秘,邵家練功者和其他一些癡迷者圍在紅某業的床前,連續念了7天的《轉法輪》,祈求神功治病,期間,紅被大便憋得十分難受,想上醫院治療,但一眾迷信“法輪功”能治病的邪教信徒硬是不讓他上醫院。結果一個牛高馬大的壯漢竟然生生被大便憋死,時年45歲,成了這山城癡迷“法輪功”的第一個犧牲品。僅僅過了一個月,邵容患糖尿病的母親將某珍又因拒醫絕藥病亡,時年55歲。其實,邵母患糖尿病的時間並不長,正常醫治再活10多年的機會很大,但很不幸,她被兒子當寶貝傳授的“法輪功”早早奪走了性命,在邪教操控下演了一齣兒奪母命的悲劇。

  邵氏家人若能從此幡然醒悟,識破“法輪功”的騙局,遠離邪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但十分可悲的是,他們家族在遭遇兩人慘死了之後,仍然執迷不悟,越陷越深。2012年11月,弟弟邵容在其工作的廣州市某科技公司內,利用電腦將其同事給其觀看的含有“法輪功”內容的光盤予以翻刻、複製,把製作好的光盤帶回其居住的佛山市順德區某豪苑存放,並在住處利用電腦、打印機印製含有“法輪功”內容的海報。2013年11月的一天,公安機關將邵某容抓獲。2014年7月,邵容因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佛山市某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邵容的妹妹邵開癡迷邪教也不甘落後,同大哥一樣,找了臭味相投的功友結婚,2003年前後,她丈夫因違法活動被依法處置。

 

編輯: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