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白雲松濤>反邪資訊

以維護國家安全的視角審視邪教

發佈日期:2018-07-11     作者:周忠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黨的十九大報告非常重視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問題,對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重要性的認識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報告説:“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維護國家安全是全國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報告還指出:“要完善國家安全戰略和國家安全政策,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統籌推進各項安全工作”。同時,報告還明確點出了危害國家安全、必須“嚴密防範和堅決打擊”的四種破壞活動,它們是:“滲透顛覆破壞活動、暴力恐怖活動、民族分裂活動、宗教極端活動”。在這裡,邪教破壞活動雖然未被明確點出,但從維護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視角審視,它與被點名的那四種破壞活動是同一類社會問題。邪教破壞活動理應屬於“嚴密防範和堅決打擊”之列。

  覬覦政權是中國邪教的一大特徵。

  當代中國産生的邪教,從民間教門、反動會道門演化而來,從源頭上説,已有數千年的歷史。教門覬覦政權,邪教破壞社會穩定,是歷代政權的共識和心腹大患。中國歷代封建政權為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大都非常重視對妖言惑眾、教門、邪教、會道門之類社會問題的治理,絞盡腦汁尋求解決辦法,並制定相應的或殘酷鎮壓、或分化瓦解、或二者相結合的對策,無所不用其極。它們對自己的對策,都曾寄予莫大的希望。結果,由於對策的著眼點不同,效果各異。總起來看,由於歷史的局限性,都沒取得“根治”、“杜絕”的效果。有些政權甚至在與教門的較量中走向滅亡,導致改朝換代。可以説,中國歷代封建政權更迭大多有教門因素的身影。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農民起義,雖然不是教門發動的,但巫術迷信“篝火魚腹”是陳勝、吳廣發動起事的思想武器,從中可以看到“教門”的“幽靈”。

  荀子説:“類不悖,雖久同理。”

  邪教之類社會問題,是歷代政權想解決而沒有解決掉的問題。時至今日,它依然是社會公共治理中必須面對的課題,依然考驗著當代執政者的智慧,依然考驗著現代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

  我們現在説的邪教,更多地被理解為政治概念。當代中國産生的邪教,繼承了教門、反動會道門的衣缽,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都具有奪取政權的強烈政治野心。它們一方面打著宗教、氣功的旗幟,一方面又對世俗政權垂涎三尺。當代邪教的教主,雖然一般都是文盲、半文盲,個別的具有中等以上文化水平,但他們往往羽翼未滿便想君臨天下,實現教權加政權的統治。這些邪教組織,有的建立之初就有不良政治圖謀,有的在發展過程中滋長了權欲,還有的是別有政治背景的人介入把它們迅速引向對抗現政權的道路。現代邪教與歷史上的反動會道門一脈相承。

  覬覦政權,“法輪功”邪教組織是一個典型案例。它同其他邪教組織一樣,經歷了一個滋生、蔓延、變化的過程。“法輪功”最初以氣功的名義步入社會,李洪志這時不過想借它發點小財而已。但李洪志沒有停留在這個層面上,在隊伍壯大、錢財劇增的刺激下,財富和權力慾望也迅速膨脹,致使“法輪功”向邪教的方向惡性演化。1994年12月,以李洪志《轉法輪》一書的出版為標誌,“法輪功”完成了由氣功到邪教的轉化。此後,他們不斷組織信眾圍攻黨政機關、學校和新聞單位,對抗政府的邪惡政治本性端倪漸顯。1999年的“4.25”圍攻中南海事件,使“法輪功”的邪惡政治本質充分暴露。

  “法輪功”頭目李洪志,當然知道他所作所為的違法犯罪性質。為逃避打擊,早在1998年就舉家遷往美國定居。待到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後,在西方反華勢力和境外敵對勢力的支持下,在美國構築起了指揮機構。境外策劃、網上傳播、挑動境內鬧事,成為境外“法輪功”的主要活動方式。

  “法輪功”得以在西方國家立足,是其以投靠西方反華勢力為條件與西方反華勢力相互勾結的結果。一方面,“法輪功”需要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保護和金錢滋養;另一方面,西方反華勢力也需要這樣一個具有叛國賣祖邪惡本性的邪教來充當西化、分化、擾亂社會主義中國的工具。二者狼狽為奸,一拍即合。從此,境外“法輪功”成為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它逢中必反、逢節必鬧、製造政治謠言、干擾高層出訪、破壞北京奧運等,罄竹難書,幹盡了醜化中國社會制度、中國執政黨和政府的罪惡勾當。境外“法輪功”實際上已演化為一個攜洋自重的漢奸團夥。

  我們同“法輪功”等邪教組織的鬥爭已進行了十八年,十八年後的今天,我們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而自稱有天祐神助的邪教卻日趨衰微破敗;逃到境外的幾個頭目,只能在西方反華勢力的卵翼下茍延殘喘。

  十八年來,與邪教組織鬥爭的實踐告訴我們,邪教是社會毒瘤,對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具有極大的破壞性,邪教破壞活動的矛頭直指國家、社會、執政黨和政府。我們與裝神弄鬼、善於欺騙和“洗腦”的邪教組織的鬥爭,是一場非同尋常的、充滿困難和挑戰的鬥爭,是一場維護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鬥爭,是一場捍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鞏固中國共産黨執政地位的尖銳的政治鬥爭。正是這份政治使命和政治擔當,激勵和支持著社會各界反邪教有識之士衝鋒陷陣,勇往直前。

  不久前召開的黨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的政治判斷。我認為:新時代,這場事關國家安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反邪教鬥爭仍將繼續、並且會是艱巨的和複雜的,對此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新時代,反邪教鬥爭應是“偉大鬥爭”的組成部分,我們應按照十九大報告提出的“發揚鬥爭精神,提高鬥爭本領,不斷奪取偉大鬥爭新勝利”的新要求,乘勝前進,開創反邪教鬥爭新局面。(原標題《以維護國家安全的視角審視邪教——學習黨的十九大精神的思考》)

  作者簡介:周忠祥,山東省科協原副主席、山東省反邪教協會原副會長、全國反邪教專家。

 

編輯: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