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經濟頻道>重點關注

把握力度和節奏 我國堅定去杠桿工作

2018-08-10 09:11 來源:人民日報 王觀

  日前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堅定做好去杠桿工作,把握好力度和節奏。今年以來,我國去杠桿有哪些進展?怎麼看未來宏觀杠桿率的變化趨勢?結構化去杠桿如何更加精準?記者採訪了部分專家,對此進行深度解析。

  宏觀杠桿率總體趨穩,杠桿結構呈現優化態勢

  “年初以來,金融管理部門加強協調配合,根據經濟金融形勢變化和預判,做好前瞻性預調微調。經過各地區各部門共同努力,國民經濟總體平穩、穩中向好,宏觀杠桿率總體穩定、結構優化,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起步良好。”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説。

  ——宏觀杠桿率總體趨穩。2017年以來,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2017年杠桿率增幅比2012—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杠桿率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個百分點。

  阮健弘説,杠桿率趨穩,一方面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明顯成效,企業、財政和居民收入保持較快增長,有助於消化存量債務。另一方面是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和協調有序加強金融監管效果明顯,增量債務明顯減少。特別是委託貸款、信託貸款等業務受金融去杠桿影響,增速明顯放緩;地方政府融資擔保行為進一步規範,平臺公司等軟約束主體債務增長受到明顯遏制。

  ——杠桿結構呈現優化態勢。一是企業部門杠桿率下降,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明顯回落。2017年企業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下降1.4個百分點,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凈下降,預計今年企業部門杠桿率比2017年繼續小幅下降。工業企業中資産負債率相對較高的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明顯回落,今年5月為59.5%,比上年同期低1.8個百分點。

  二是住戶部門杠桿率上升速率邊際放緩。截至6月末,居民貸款增速連續14個月回落,從2017年4月的峰值24.7%降至18.8%。住戶部門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住戶部門償債能力較強,6月末貸款/存款為71.8%,存款完全可以覆蓋債務,且債務抵押物充足,期限較長,違約風險不高。

  三是政府部門杠桿率持續回落,2017年比2016年低0.4個百分點,連續3年回落,今年一季度進一步回落0.7個百分點。

  “金融機構在有序去杠桿的同時,資金運用更加向貸款和債券傾斜,有利於縮短實體經濟融資鏈條,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效率。”阮健弘説。

  去杠桿方向未變,未來杠桿率應逐步有序降低

  宏觀杠桿率總體穩定、結構優化,是否意味著去杠桿工作已經完成?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我國杠桿率總水平偏高是一系列深層次因素長期影響的結果,試圖畢其功於一役、推動杠桿率迅速回歸合理水平是不切實際的。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認為,在內外部不確定性增加的前提下,結構性去杠桿顯得尤為重要。未來必須堅定不移地去杠桿,將債務水平和杠桿率逐步降下來。

  目前來看,影響杠桿率的因素正在出現重要變化:金融監管日趨加強,金融市場逐步完善,影子銀行等導致杠桿率上升的狀況會有較大改變;地方政府債務約束強化,特別是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清理、整頓和規範力度加大;去産能取得重要進展,供求缺口收縮,企業盈利能力和可持續性增強……同時,我國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更多地關注就業、企業盈利、發展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等指標,不應再通過人為抬高杠桿率追求過高增速,這將在宏觀上帶動杠桿率下行。另外,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中國經濟韌性增強、保持平穩增長,也有助於穩定宏觀杠桿率。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認為,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並逐步有序降低。

  結構性去杠桿是精細活、技術活,要精準施策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未來一段時間內,監管層將更多注重結構性去杠桿,避免過度使用在總量層面“一刀切”的去杠桿措施。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結構性去杠桿需要穩步推進,過快或過慢都不足取。

  “結構性去杠桿是個精細活、技術活,要在反復調研的基礎上精準施策。”馬駿認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對於促進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防範在去杠桿過程中人為加大風險,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要把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宏觀調控與微觀信貸之間的微妙關係,提高結構性去杠桿的精準度。

  如何把握好結構性去杠桿的力度和節奏?

  董希淼認為,結構性去杠桿應特別注重“精準滴灌”,既要保持宏觀政策穩定,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又要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這就需要在結構性去杠桿的過程中,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協調進行。只有財政金融政策協同發力,才能更有效服務實體經濟,更有力服務擴內需、保增長的大局。

  具體來看,一方面,財稅政策要進一步發力,落實好減稅降費政策,減輕企業負擔,為企業發展創造良好條件。另一方面,穩健貨幣政策要保持鬆緊適度,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維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繼續優化流動性的投向和結構。金融機構要堅持綜合施策,既要進一步創新産品和服務,減少對抵押擔保的依賴,適當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支持力度,也要正確合理使用定向降準資金,積極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有效降低企業杠桿率。同時,企業自身要提升經營管理水平和誠信水平,在困難時刻不弄虛作假、不逃廢債務;要牢記“借錢是要還的”,理性舉債,將企業杠桿率控制在合理水平。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應充分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統籌協調作用,統籌把握各領域出臺政策的力度和節奏,形成政策合力,高度警惕去杠桿中的“次生風險”,平衡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和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

編輯: 陳司悅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