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佛山新聞

南海的平臺經濟時代到來了

2018-01-12 09:19 來源:南方日報

1月11日,中共佛山市南海區第十三屆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召開。會議發出了嘹亮的南海聲音:爭當新時期發展的排頭兵。傳承品質,成就品牌——這是南海最獨特、最鮮明的路徑選擇。黨代會報告有一段引人矚目的表述:南海要久久為功,做到謀定一件、落實一件、幹成一件,打造一批全省性、全市性的標桿項目和示範工程,引領帶動全區向更高水平發展。我們認為,建設一批在全省、全國有影響力的創新平臺,這是排頭兵的時代命題,更是新時代南海的希望所在。

2017年的南海很了不起,經濟總量達到2680億元,雖然和已經突破3000億元大關的順德相比還有一點差距,但225億元的財政收入,又比順德多了2個億。如果加上數字很大的賣地收入,南海是家底雄厚的“大戶人家”。2017年,佛山引進的最大製造業項目、最大文旅項目、最大利用外資項目都被南海包攬了。

南海GDP從4.5億元做到現在的2680億元,人均GDP從570元漲到目前的近10萬元,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改革開放近40年,南海的變化是驚人的。審視今日南海的經濟版圖,我們發現南海的發展軌跡是由東向西擴展,以裏水、獅山、大瀝、桂城構成的東部片區是經濟南海的高地和命脈。如果把時間再往前推移幾十年,20世紀30年代南海最繁榮的地方是最西邊、有“小廣州”之稱的九江。但幾十年後的今天,九江的表現和實力遠遠落後於東部片區。九江人很聰明、也很努力,但總是幹不過東邊的大瀝人。這些年,南海也不斷從東邊派精兵強將策應九江,但起色卻不是很大。最大的原因在哪?就是李嘉誠所説的房地産寶典:地段,地段,還是地段。

南海東部之幸在於緊鄰廣州。華南第一城所爆發和擴散的巨大能量,讓與之相連的東部南海近水樓臺先得月。黃岐、鹽步之所以成為南海最先發達的地方,原因就是它們最靠近廣州的市中心。

今日佛山,地價、房價最高的是南海東部,房子賣得最火的也是南海東部,最大的因素就是最靠近廣州。

地段塑造了南海的昨天,但僅憑這張舊船票卻很難登上明天的客船。

南海看到了這個問題,也開啟從依靠地段到依靠平臺的全新改變。標誌性事件就是2003年“東西板塊”的劃分:緊鄰廣州的東部片區以都市化為走向,土地資源豐富的西部以工業化為目標。2013年,南海又將“東西板塊”分化為東、中、西三大片區,以此來統籌、塑造南海城市、産業、文化協同而錯位的發展格局。

2012年,佛山市委、市政府作出一個重大決定,把南海中部片區作為佛山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的核心區。這個旨在支持南海平臺建設的關鍵決策有了明顯的效果:核心區所在的獅山鎮成為廣東第一、全國第二的經濟大鎮。

今天的中國是世界上最大也是增長最快的機器人市場,有人測算:2020年中國機器人市場支出將接近600億美元。今天的獅山雲集一大批知名企業,已經成為中國機器人研發最領先的地方之一。憑藉這個勢頭,獅山要衝刺中國(廣東)機器人集成創新中心。做好這個平臺,南海製造就會上一個很大的臺階。

與世界一流的機器人製造企業相比,獅山生産的機器人還比較低端、“長相”也沒有那麼漂亮,但它卻是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南海製造”。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這一點比什麼都重要。

獅山之變,讓南海深刻地意識到:平臺,平臺,還是平臺。

平臺經濟在改變中國,也成為全世界密切關注的一種新型經營模式。馬雲成為全球風雲人物,不是因為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而是他創立了阿裏巴巴這個超級平臺。百度、騰訊、淘寶、京東、亞馬遜的成功,無一不是平臺經濟的産物。

和佛山一樣不是計劃單列市、副省級城市,更不是省會、經濟特區的蘇州,其經濟總量高達1.5萬億元以上,比肩中國一線城市。奇跡的誕生,有靠近上海的“地段”優勢,但關鍵因素還是因為有蘇州工業園。這個最初由新加坡政府負責管理的巨大平臺,讓蘇州獲得技術外溢的同時,也讓蘇州在上世紀90年代以後成為中國吸引外商直接投資最多的城市之一。

僅僅在5年前,成都的經濟規模還不如佛山,但今天的成都已經走在佛山前面。成都的地理區位沒變,但成都的經濟地位變了。而變化的主要因素是天府新區、成都高新區顯示出強大的“吸管效應”,這兩個超級平臺引來了很多大型企業,也像抽水機一樣磁聚著周邊地區的資金和人才。

在廣州邊上的佛山之所以堅挺,不僅沒有被“掠奪”,反而得到廣州力量的策應,這要感謝廣州的大度,更要感謝我們自己的平臺,要向釘子一樣紮根佛山本土的企業和企業家們致敬。

佛山的憂患在於平臺,佛山的希望也在於平臺。作為經濟佛山的頂梁柱,南海、順德必須記住:平臺,平臺,還是平臺。

2017年的南海很忙,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南海區委書記、區長都換了,他們此前都沒有在南海工作的經歷,對南海的認識和把握需要一些時間。書記、區長之間,以及他們和南海幹部之間都需要一個彼此磨合與適應的過程。其二是南海旁邊有一個勢頭很猛的順德。看到同門兄弟在北部片區精準發力,不斷有潭州國際會展中心、佛山機器人學院、德國庫卡、深圳大疆“裝”進這個平臺,南海不能不急。

佛山市委書記魯毅主張南海和順德展開競爭,目的也就是督促他們在平臺建設上有更大的作為。南海和順德的競爭,絕不僅僅是佛山地盤上的“雙龍戲珠”,而是在全省、全國展現佛山風采。南海、順德分別是全國中小城市百強區的冠軍和亞軍,影響力是全國性的。他們之間的互動和競爭,不是佛山級、而是國家級的。

廣東了不起,一個重要標誌是有廣州、深圳兩座國家一線城市。同樣,南海和順德之間,不是“既生瑜、何生亮”的暗鬥,而是佛山“雙峰並峙、二水分流”的壯美。

順德有兩家超千億的本土世界500強企業,南海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大型企業的帶動和引領。南海為此出臺了品牌企業行動計劃,要在“滿天星星”中培育“月亮”,孕育“太陽”,力爭5年後出現一批大型龍頭企業,帶動全區工業總産值達到1萬億元。可以肯定,南海要聚沙成塔、點石成金,關鍵在於平臺建設。既然沒有大象,那就要以豐美的草,喂養出一群威猛的“南海狼”。

前不久,南海梳理出70家“隱形冠軍”企業,它們正在成長。假以時日,世界會看到更強大的南海力量。

南海肩負著巨大的佛山使命。

佛山市委十二屆五次全會提出一個宏大命題:圍繞“一環創新圈”,加快構建“1+5+N”創新平臺體系,打造有國際影響力和吸引力的科技創新圈。其中的1就是禪城—南海—順德高端創新集聚區,這是需要南海挑大梁的;而5大平台中有3個涉及南海:廣東金融高新區、南海—三水産業合作區、青年湖電子信息産業園。

佛山一環是最近20年來佛山最好的作品,它的初心和立意是交通圈、産業圈、生態圈。這條改變佛山的城市高速幹道,經過南海的里程最長、對南海的影響最大、給南海帶來的效益最多。最起碼,南海不必像順德那樣投入鉅資來興建一環南延線。當一環創新圈被提升到事關佛山未來發展的決定性戰略平臺之際,也就意味著南海的任務最重、機會最多。如果南海不能在一環沿線做出有影響力、吸引力的創新平臺,“一環創新圈”是立不起來的。

南海還有兩個平臺要做好:一是佛山西站樞紐新城,二是三山—千燈湖片區。前者要成為佛山連通粵港澳大灣區與大西南的樞紐,後者要擔當南海全球創客新都市的示範區。

大瀝有很好的響應和態勢:在地段時代,依託廣州形成了很多專業市場,在平臺時代,大瀝提出建設全球産品跨界創新中心核心區;總部在大瀝的堅美集團,也宣告做一個“買世界、賣世界”的平臺。

在佛山做事,有兩點必須遵循:眼見為實、落袋為安。如何讓我們看到實實在在的效果,現在要考驗南海功夫了。

黃志豪主政南海之後,提出要全面啟動全球創客新都市建設,並將其作為南海經濟社會轉型升級的總抓手。所謂“全球創客新都市”,就是新時代南海的總包裝、總設計,本質上是做一個大平臺。有人説南海動不動就“全球”,口氣是不是太大?這次南海黨代會報告專門做出清晰而有力的説明:全球代表開放,創客代表創新,新都市代表綠色生態宜居的空間、區域協調發展的典範、共享美好生活的家園。

這是南海的共識,也是南海的回答。所有的爭議都應該塵埃落定。

商業模式的競爭,主要是平臺的競爭;城市之間的競爭,也主要是平臺之間的競爭。從品質南海到品牌南海,就是從地段經濟到平臺經濟的實現過程。目標和路徑已經確立,南海需要的就是行動。黃志豪在南海區黨代會閉幕式講話中説了一句“南海金句”:幹在實處,走在前列。

南海的平臺經濟時代已經啟幕。希望這個進程來得更快一些、更好一些。

(作者係資深媒體人、著名時事評論員)

編輯: 劉丹萍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登錄後進行評論| 0條評論

請文明發言,還可以輸入140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請等候審核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後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