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佛山新聞

從向陸到沿水,奇槎如何為三龍灣打造“城市綠芯”?

2018-11-08 09:40 來源:南方日報 李曉莉

在三龍灣的版圖上,一個2平方公里的綠色區域臨水而生,因水而興。它是奇槎國際社區(下稱“奇槎”)。

東平河水靜靜地流經奇槎,以前這裡“長著”密密麻麻的工廠、倉庫。如今此地卻是一片綠樹成蔭、桃紅柳綠之景。

上週末,不少市民還因奇槎國際社區官方公眾號“新奇槎”的最新推薦,來到該區域東平河邊的兩個新建公園水系與陽光公園打卡、賞景。

正是這麼一個地方,在積極探尋發展之路。在南方日報今年8月發起的“十城演義”調研中,記者找到一個與奇槎生態、城市發展相似,也同樣是數年前從“一張白紙”開始的創新集聚區,挖掘到了可供奇槎參考的城市發展故事和經驗。

在生態和城市共榮發展的背景下,奇槎如何通過與“同行者”們對標,推進城市新發展?如何從向陸發展轉變成為沿水打造景觀的“綠芯”?如何在佛山大力建設“三龍灣”的背景下,找到屬於自己的城市發展與環境生態共融之路?

奇槎通過自身的探索,為城市環境打造找到了答案。

东平路景观提升工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建设当中,部分设施已经完善,以后市民可以来这里休闲娱乐。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東平路景觀提升工程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建設當中,部分設施已經完善,以後市民可以來這裡休閒娛樂。南方日報記者 戴嘉信 攝)

公共綠地佔比遠高於佛山均值的“水岸”

“拜水都江堰,問道青城山”,古代,文人墨客過蜀地往往都會大筆一揮,為成都等地留下千古流傳的詩句。就在這個讓詩人們盡情釋放詩歌想象力的地方,有一個伴湖伴河而生的創新集聚區——成都科學城。

該科學城在2015年正式進入人們的視野。短短3年間,該科學城已成為企業佈局西南市場的首選之地。核工業、航空航天、倣生材料、腦科學、暗物質研究等一系列“黑科技”在這裡陸續誕生,這些“黑科技”將逐步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中,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以及行事邏輯。

無論是詩人被解放的想象力,還是現在“黑科技”的聚集,均與成都絕美的山山水水離不開關係。

成都科學城除了自帶科技感,還以“顏值在線”聞名。

該科學城結合成都“依山就勢、依水而居”的城市文化傳統,背靠鹿溪河,在建設之初,就把生態建設理念融進城建中,將原有的一片低窪濕地改造為大型湖泊,形成現在的興隆湖。科學城沿興隆湖而建,企業家們在大樓中推窗見景。

同樣處於水系邊的佛山奇槎,多年前曾被認為是偏居一隅、交通不便的區域,是聚集了數百家高污染、高能耗的企業村級工業園區。

經過環境整治和産業轉型,眾多污染企業被遷出,奇槎與成都科學城一樣,得以在“一張白紙”上描繪出發展藍圖。而今天,它正在完成從一個高污片區向城市“綠芯”的蝶變,從村級工業園區到國際社區的跨越式轉身。

整治後的奇槎堅持高起點規劃連片開發,為土地“添綠”是貫徹始終的建設理念。

在一些新片區建設中,往往忽略配套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城市建成後變成“光禿禿”的一片。奇槎卻以基礎設施和配套的建設先行,以超過一半的建設用地用於公共服務和市政配套,將綠色生態、海綿城市、國際社區等創新理念融入城建中,打造出了半月島濕地公園、奇槎涌景觀帶、南竇涌濱水公園、東平河濱河景觀帶等濱水景觀休閒帶,並利用植草溝、地下綜合管廊等“海綿措施”,規劃建設海綿城市。

除了此前佈局的公園、綠化外,最近東平河景觀工程中的兩個公園,水系與陽光公園也一起“亮相”,吸引了眾多市民的目光,成為市民新近的“打卡”地。

城市建設未動,環境規劃先行,奇槎與成都科學城這兩個創新集聚區有著同樣的理念,依託此理念,如今奇槎已打造成公共綠地佔比遠高於佛山均值的“水岸”。

治水理念先行讓雨水“聽指揮”

一個地方光有“顏值”還不夠,還得憑藉保養等措施鞏固顏值。成都科學城和奇槎兩地都有法寶讓自己不至於“水汪汪”,在這點上,水系發達同樣給兩地帶來了更可靠的利用空間。

“奇槎在‘治水’城市基礎規劃建設上,也是大膽走在前面。”奇槎片區工作指揮部執行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鐘崇正曾如此説道,奇槎要用海綿城市的建設來化解內澇這一“城市病”。據介紹,奇槎的地下綜合管廊、海綿城市建設要素已經深入融進奇槎各個工程中。片區道路基本採用了透水磚和透水混凝土,雨水通過滲、蓄、滯、凈、用排等措施排到低窪水體或管井,為城市最大限度避免積水。

片區建設單位相關負責人曾建告訴記者,奇槎除了利用水來融入城市景觀,還把河涌、東平河水系納入海綿城市的建設中。這兩條流經奇槎的河涌,將最大限度地接納城市雨水,在暴雨來襲時,為城市排澇。

“第一是雨水管、污水管等基礎設施建設,第二是把下沉式綠地、公園分散式建在奇槎各處,第三我們多方參考,選擇了最適合奇槎的透水磚、透水瀝青等,鋪在奇槎的廣場、公園等地,讓地面增加雨水的吸納能力。”他説。

在奇槎海綿城市建設中的一個細節是,除了利用整個城市的地面、雨水管道等承接雨水、疏導雨水外,在奇槎地下30厘米左右的地方,設計施工方增加了滲漏管的設計,如果城市地面以及雨水管道在超負荷吸納、排放雨水,溢出來的部分雨水還可通過滲漏管排到河涌內。

如此一來,雨水便在城市中,聽從人的“指揮”,流向該流的地方。

東平路景觀提升工程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建設當中,部分設施已經完善,以後市民可以來這裡休閒娛樂一番。南方日報記者 戴嘉信 攝

而在成都科技園內,興隆湖給在此辦公的人員增添了不少野趣,其依託自然山水地形及鹿溪河流域生態環境形成,其景觀環境營造也與鹿溪河流域防洪排澇雙重功能統一規劃。成都科學城運用了“先立境後營城”的建設思路,實現顯山露水、透綠見藍的城市願景。

就在興隆湖的另一邊,鹿溪河生態區為成都科學城帶來另一股自然風光。據悉,該生態區也是運用了海綿城市的理念,建設成一個巨大的“海綿體”,讓雨水流到該流的地方儲蓄起來,該排的時候再排出去。

據悉,生態區按照百年一遇設置的防洪標準,如果遇到大量降雨,區內幾個相對獨立的湖都能夠將雨水暫時滯留,待洪水過去後再排入鹿溪河中,這樣就能大大降低下游的洪澇風險。

以生態聚變構建創新生態圈

“‘成都科學城’這個品牌雖然是2015年正式打出,但從2011年版的天府新區總體規劃開始,它所在片區就被定位為先期重點啟動區,強調結合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重點發展創新研發、科技成果轉化、孵化中試等功能。”中規院(北京)規劃設計公司規劃二所所長劉繼華參與了成都市總體規劃、天府新區總體規劃等編制工作。

他説,成都科學城所在地早前只是成都的城市邊緣,交通等基礎設施不便,也沒有自身的特色風貌。納入天府新區這一國家級新區整體框架之後,這裡成為了新經濟集聚的熱點地區。

在這一點上,奇槎和成都科學城高度相似,且步調一致。

幾年前的奇槎尚是偏居一隅、交通不便的區域,曾集中了400多家不銹鋼、五金加工企業,是典型的高污染低産出的落後工業區。在經過環境整治、大力構建生態環境後,奇槎的發展邁入新時期。如今,在三龍灣建設背景下,奇槎被賦予了更宏大的使命——與三龍灣其他創新集聚區一起,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引領佛山的高質量發展。

在生態聚變的環境下,奇槎正借此著力構建創新生態圈,“磁吸”各種創新要素。

如今,奇槎的定位是宜居宜業宜創新的國際化社區,站在奇龍大橋這個制高點俯瞰眼前這片2平方公里土地,人們發現,要成為吸引人才、企業等要素集中的創新集聚區,奇槎有底氣、有才氣。

事實上,奇槎完全具備快速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條件,如今它把中心城區的優勢變為勝勢,對接廣州南站,深度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

根據三龍灣的規劃方案,三龍灣將形成“一芯、一軸、 三廊、雙核”的總體空間結構。其中,奇槎片區地處三廊之一的魁奇路産業發展走廊上,屬於魁奇路交通動脈聯絡禪、南、順三區的西部重要節點。

記者獲悉,未來,奇槎將借助魁奇路等交通大動脈,承接各種創新資源,以大健康、大教育等撐起産業未來,其中“大健康”項目將引進生命醫藥類高新技術企業、創新科研團隊和上市企業,打造健康産業孵化器及大健康生態圈,項目竣工後5年內力爭打造成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環湖小學東校區、佛山LEH外籍人員子女學校以及規劃配套的教育mall,集聚優質教育培訓資源,奇槎將以此發展高端教育培訓産業,為片區及周邊居民提供一流的教育服務。

奇槎還專門為未來産業發展設置佔可出讓的建設用地近30%“預留”區域的産業發展空間,將根據未來産業的發展需要,選擇“填空”的內容,預備承接三龍灣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資源。

■延伸

舊村活化融入現代元素與村居和諧共生

在城市景觀改造提升上,奇槎也有自己的建設邏輯。奇槎村這個與“城市風”並不十分協調的小村莊,並沒有被城市化完全“吞沒”,而是在融入城市元素的過程中,與村莊的“外來元素”和諧共生。

回想2014年,奇槎打響污染整治的戰役,搬遷、關停數百家高能耗高污染企業,為奇槎未來的發展開闢了新空間。奇槎片區的發展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當時奇槎項目的村民通過率高達86%,奇槎村民紛紛期待腳下的這片土地舊貌換新顏。

為了讓奇槎舊村更好地融入城市,自2015年7月以來奇槎啟動村莊活化提升規劃,用以引領奇槎村的“蝶變”。

舊村活化不能只局限在舊村本身,而是要考慮以何種姿態和現代化社區融合,加強與周邊環境的交流,並和上位規劃及相關規劃進一步銜接。

“改造工程不會採取大拆大建的方式,而是通過修補來改造提升,同時保留奇槎的文化印記。”奇槎有關負責人説,具體而言,包括整治河涌、提升環境、完善路網、打造安全生態區、增加商業、增值物業、延續傳統等7個方面。

其中,有30萬平方米的村民自建房集中在奇槎片區地理中心,奇槎並沒有對舊村居一拆了之,而是將在奇槎呈現多元化的居住格局,滿足創新創業人才不同層次的居住需求。

在村民的票選下,奇槎舊村莊活化規劃包含了一系列項目,包括紅磚廠等。上述項目將結合現代元素和村居文化進行改造,今年這些項目已陸續啟動。部分項目年底可以一睹真顏。

在保留傳統上,奇槎對規劃道路的命名也饒有趣味。數年前,石灣鎮街道就召開了鄱陽奇槎片區規劃道路命名小組工作會議,一批對奇槎傳統文化甚為了解的文化學者和老人,以道路命名的方式,將這些或將消失在奇槎居民記憶裏的槎溪老八景保留了下來。

而今,這些帶著奇槎歷史烙印的道路名,也被寫進了奇槎確定開工的20多個市政配套項目中,與新建成的城市道路融為一體。

【記者】李曉莉

【攝影】戴嘉信

編輯: 楊馥銚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