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IT頻道>IT即時新聞

搶的不是實惠 是心情? 網友患上紅包綜合徵

2018-01-13 07:21 來源:北京晚報

  新年伊始,年關將近,在各家電商五花八門的促銷手段裏,不少人患上了一種新“病”——紅包綜合徵——他們一門心思在網上追尋各種各樣的紅包、代金券,沉浸在滿減、優惠的計算與打拼中。

  搭上大半天工夫,他們往往只能換來幾塊錢的實惠,卻為此悠然自得,投入下一場紅包爭奪戰中。畢竟,搶的不是實惠,是心情。

  建群領賞 每天賺上幾塊錢

  “今天搶我的,EKd8Fc19b8。”早上六點剛過,還躺在床上的何麗,點亮了整宿放在身邊的手機。打開支付寶,點擊“發紅包賺賞金”,複製代碼,轉發到微信群中,所有操作用時不到一分鐘。

  紅包搶了大半個多月,這套操作何麗早已輕車熟路,每天清晨,她會將自己的“吱口令”轉發到四五個群中。等到上班路上,她還會搶下朋友的紅包。

  “我這參與的不算早,薅的也不算多。”何麗每天搶紅包,源於支付寶發起的“支付寶發紅包你賺賞金”活動,該活動規定,支付寶用戶可以通過二維碼、“吱口令”等形式向他人發放“紅包”。當其他人領取紅包並消費使用後,發放者可以得到等額的“賞金”——每份價值幾分至幾十元不等——由於賞金數額不大,但日日可得,每天搶紅包的行為,被網友形象地稱之為“薅羊毛”,平時常參與“薅羊毛”活動的人,則自稱“羊毛黨”。

  按照規定,每個支付寶用戶每天只能領取一份紅包,發放紅包則沒有限額,這也就意味著,如果有更多人領取自己發放的紅包,該用戶有可能得到大量的賞金。

  這一規則引來了為數不少的投機者,如部分個人用戶以“支付寶紅包”為關鍵詞,向陌生人群發短信。短信中的內容,則是個人“吱口令”。這樣的方式,能夠在短時間內收集大量賞金,乃至有網友爆料,有人通過群發短信獲利超過十萬元。

  “這有點騙人的感覺,我們當然不會幹。但實話説,我們搶紅包的本質是一樣的。”何麗轉發紅包碼的微信群,都是她特意加入的“羊毛群”,群友在現實中並不相識,聚在一起只為搶紅包。每天,都會有網友在群中發送自己的紅包碼,再搶一個其他網友的紅包:“我知道的人裏,一天掙幾十塊的也有。”

  相對而言,一些“羊毛群”更為有組織,乃至可以解決紅包領取後的下一個環節——消費問題。

  “有網友註冊了收款碼貼在群裏,假設我領到一元的紅包,我就刷收款碼付他一元錢,消費結束後,他再通過微信紅包把一塊錢還給我。”如此操作,何麗與收款人均無實際消費,而紅包發放者將得到一元賞金。

  在外人看來,這一系列操作繁複且收益甚微,但如何麗般的“羊毛黨”卻樂此不疲,“我最多一天也只掙過八塊錢,可覺得很有樂趣,像中了彩票。”

  群友交流薅羊毛 “薅”出友情

  實際上,何麗只能算是初入“羊毛黨”。作為一名“老黨員”,陳婧每日薅的羊毛,遠不止支付寶賞金活動一項。

  “信用卡積分、航空里程、商戶活動、App促銷,連手機積分都有的薅。”就在上週日,陳婧剛剛用手機積分兌換了20元好利來兌換券,她手中還有數百元的電子商城代金券沒有花完,“年底銀行卡積分換的。”

  “別小看薅羊毛,算計一下,一年少説省個千把塊是有的。”與何麗一樣,陳婧同樣混跡在各類“羊毛群”中,參與最為活躍的,則是幾個資深羊毛黨組成的微信群落。群中好友都是薅羊毛多年的老手,且生活半徑有所重合:“生活、工作地點有重合,有利於羊毛信息的互換,畢竟商場積分這種,只有鄰居之間交流起來才有價值。”

  也正因為有了現實生活的交集,多年的羊毛薅下來,群友們也“薅”出了友情。陳婧發現,羊毛群的主力,均為25至40歲的青年人,且以女性居多。除了羊毛信息,日常消費、子女教育、工作生活,大家的共同話題很多:“每天群裏除了羊毛信息,聊得最多的還是家長裏短。”

  薅來的羊毛,也各有各的使用方式。通過社交平臺、二手交易軟體等方式,陳婧等人可以保證所有的物品物盡其用。

  2017年底,陳婧用信用卡積分換來一個打蛋器,放在家中卻沒有什麼用處。她在微信群中分享了一下信息,只用了兩天時間,就有群友買下了打蛋器,價格僅是市價的一半。

  類似的資源互換,在陳婧等人的群中時常發生。某種意義上説,可以説紅包促進了社交的發展,社交網絡的擴大,又讓陳婧薅到了更多的羊毛。

  屢遭質疑 湊整湊成強迫症

  事實上,以支付寶為代表的支付平臺,其紅包設計本就有拉動用戶活躍度,構建社交網絡的初衷。有媒體分析,即便有用戶利用規則漏洞“薅羊毛”,支付寶也不能算吃虧。畢竟一份賞金數額平均下來才幾毛錢,相比于其他宣傳形式産生的高額推廣費用,發賞金拉動全民使用支付寶,可謂相當合算。

  回首往年的“敬業福”爭奪戰,這一意味更加濃烈。

  “跟羊毛比起來,大家的關係會持續更久。”陳婧表示,名義上為了薅羊毛,許多群友如今更看重彼此的聯絡。部分群友在得到賞金後,還會發紅包與大家分享。

  並非所有人都能理解“羊毛黨”的行事邏輯,在錙銖必較中消耗大量時間,也成為“羊毛黨”被質疑的主要因素。

  “我老公問過我,每天花時間搶紅包,跟不熟悉的人聊天,值嗎?”面對家人的質疑,劉雯雯並不知道應該如何作答,只能默默減少花在聊天上的時間:“如果很現實地計算,確實不值得。”

  與陳婧一樣,劉雯雯更看重羊毛、紅包後的感情,卻難以向家人解釋:“搶紅包搶的是個心情,換作別人也許理解不了。”

  而在劉雯雯的老公朱先生看來,老婆則是患上了一種網絡時代的新病症——紅包綜合徵。

  “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關注有沒有紅包,每次網購都要算優惠券,湊整算滿減。”最讓朱先生不能接受的,是老婆每次網購雞蛋都要買兩大盒,因為“第二件8折”。可買了的雞蛋沒地兒放,臭掉幾個已成為常事:“感覺有強迫症了,家裏多了很多沒用的東西。一問,都是湊單湊出來的。”

  “凡事需要有個度,就算是熟人天天聊天也是病。”陳婧建議,“羊毛黨”應有的放矢,有條件的還可以與周邊鄰居拼單,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費:“如果家中人反對,還是應該換換節奏。畢竟現實的關係,要比虛擬的重要。” 本報記者 吳楠 插圖 宋溪

  套路

  你中招了沒

  短信體

  快來領取支付寶跨年紅包!1月1日起還有機會額外獲得專享紅包哦!複製此消息,打開最新版支付寶就能領取!EKd8Fc19b8

  相親體

  馬小蕓,女,24歲,未婚,北京市人。身高1.68米,體重48公斤,目前在一家500強公司任職,工作穩定,年薪30萬。目前獨居在北京市區有1套房。EKd8Fc19b8 複製本文到支付寶即可查看照片打開最新版支付寶就能看到。

  促銷體

  天貓超市內部優惠券滿199-159總共10W張,領券驗證碼:EKd8Fc19b8 ,今日12點準點發放,沒有領到還有額外小紅包補貼,千萬不能錯過。

編輯: 王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登錄後進行評論| 0條評論

請文明發言,還可以輸入140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請等候審核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後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