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小鳴“倒地” 12萬用戶著急

2018-07-12 07:49 來源:廣州日報

  僅存于微信賬號的35萬餘元資産與高達5540萬元的債務形成鮮明對比,巨大的資金缺口預示了前景的不樂觀。7月11日上午,廣州中院通報全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産案——“小鳴單車”破産清算案最新進展,截至6月27日,共有118738名用戶申請債權,金額普遍在200元左右,還有供應商申報的債權28筆、職工債權115筆,債權總金額5540萬元。

  收取押金8億元

  “小鳴單車”的經營者——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悅騎公司”)成立於2016年7月29日,主營業務是通過開發手機APP向用戶提供共享單車服務。悅騎公司先後在全國十幾個城市投放共享單車43萬餘輛,收取用戶押金總額8億元。

  2017年底,“小鳴單車”開始出現大規模用戶押金不能及時退還的問題,引發部分用戶向廣州中院提出對悅騎公司進行破産清算的申請。今年3月27日,廣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小鳴單車”正式進入破産程序。

  經破産案管理人前期摸查發現,目前“小鳴單車”賬戶資金僅剩餘存放于微信賬號上的35萬餘元。管理人已提起相關訴訟,盡全力挽回小鳴單車的財産損失,但這些案子一審、二審打完,也許還要申請強制執行,需要一定時間。另外,散落于各個城市街頭的共享單車,回收成本高,能收回的資金非常有限。

  消費者要有心理準備

  “我覺得一切皆有可能。‘小鳴單車’既然走到了破産這一步,廣大消費者除了要做好全額受償的準備外,還要做好其他心理準備。”廣州中院清算與破産審判庭庭長周煥然表示,所謂破産就意味著資不抵債。

  據透露,廣州中院已對掌握公司關鍵信息的兩名高管作出限制出境決定,目前正在調查是否存在股東、高管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內情披露:破産前靠押金維繫運營

  據了解,“悅騎公司”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主要經營業務是通過開發手機APP向用戶提供共享單車服務。

  數據顯示,悅騎公司先後在廣州、上海等全國10多個城市投放共享單車超過43萬輛,收取用戶押金總額高達8億元。

  2017年底,“小鳴單車”開始出現大規模用戶押金不能及時退還的問題,引發部分用戶向廣州中院提出對悅騎公司進行破産清算的申請。

  今年3月27日,廣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小鳴單車”正式進入破産程序。7月10日下午,以“現場+網絡”的參會方式召開了“小鳴單車”破産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

  是否因用戶擠兌押金導致“小鳴單車”破産?“小鳴單車”破産案管理人負責人倪燁中律師表示,資金鏈斷裂有多方面原因,從會計、審計以及資金情況看,“小鳴單車”2016年的主要資金來源是3947.5萬元投資款,佔全年資金流入的72.74%;2017年的主要資金來源為用戶押金,77.82%資金流出用於預付貨款購買單車,其次用於社保、工資、購買物資等。

  “明顯看到,2017年時資金收入靠用戶押金維繫。”倪燁中律師説,2017年8月交通部出臺指導意見,用戶對自身權益的保護意識增強,要求退還押金,造成資金緊張。

  衍生訴訟:要關聯交易方返還4000萬

  據了解,管理人在調查中發現悅騎公司與其他公司存在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進行交易的行為。

  為維護廣大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管理人已向廣州中院提起衍生訴訟,要求關聯交易方返還悅騎公司超額支付的“預付款”,並賠償關聯交易所造成的價差損失。目前該衍生訴訟案件正在審理當中,廣州中院已對關聯交易方採取了相應的保全措施。

  據破産案管理人透露,“超額支付的預付款有4000萬元,但這僅是管理人單方提出的數字,最後還需在訴訟中依據雙方證據確定最終數額。”

  廣州中院副院長吳筱萍還透露,由於悅騎公司存儲在雲端服務器的信息資料無法正常使用,為保障破産程序能夠順利推進,廣州中院依據《企業破産法》第十五條的規定,在今年5月10日對掌握公司關鍵信息的法定代表人關某、監事徐某作出了限制出境決定。

  “由於欠費,存儲在雲端服務器的信息資料被刪除,管理人手中的是一份悅騎公司移交的2018年3月7日的備份數據。”經辦法官蘇喜平告訴記者,經過初步對比,備份數據與小鳴單車用戶申報的樣本數據能夠匹配,以這個備份數據作為確認小鳴單車用戶債權的依據是可行的。

  焦點:近12萬用戶能否拿回押金

  廣州中院清算與破産庭庭長周煥然表示,用戶能否拿回押金,取決於小鳴單車有沒有足夠的財産。

  目前,管理人僅接管了35萬餘元,這些錢肯定不足以清償所有的債務。管理人已經提起了相關的訴訟,盡全力挽回小鳴單車的財産損失,但這些案子一審、二審打完、也許還要申請強制執行,需要一定時間。

  “我覺得一切皆有可能。‘小鳴單車’既然走到了破産這一步,廣大消費者除了要做好全額受償的準備外,還要做好其他心理準備。”周煥然表示,所謂破産就意味著資不抵債。

  “‘小鳴單車’破産雖然對新生的共享經濟産生巨大衝擊,但企業破産並不意味著可以逃廢債務,相反破産制度是一把打擊非法逃債的‘利器’。”周煥然表示,根據《企業破産法》規定,對無償轉讓財産、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進行交易的、對沒有財産擔保的債務提供財産擔保的、對未到期的債務提前清償的、放棄債權的,以及對個別債權人進行清償的,管理人有權請求法院予以撤銷。

  此外,債務人為逃避債務而隱匿、轉移財産的以及虛構債務或者承認不真實債務的,均屬無效行為。

  周煥然告訴記者,管理人目前在查清破産企業是否存在股東、高管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如果有,就必須追究其責任,切實維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編輯: 王如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