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網帳號登錄

× 沒有帳號?極速註冊
南方網> 江門新聞

江門特警22樓飛身救下輕生男,一個念頭:救人

2017-11-14 10:10 來源:南方日報 馬立敏 梁文悅

    “我數到十就跳下去了!一、二……九!”11月2日晚上近8時,五邑大學伍舜德樓22樓窗臺,狂躁的楊某聲嘶力竭地倒數,站立的身體大半懸空。14小時滴水未進,他堅持不住了,決意在黑夜中終結漫長的自殺過程,結束51歲的生命。

    楊某轉身向外,一腳踏上窗臺的邊緣。在場的人心都咯噔一跳,心裏覺得不妙。

    趙衛福沒給楊某機會喊出“十”。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他飛撲過去探身出窗外,緊緊鎖住楊某的脖子。儘管遭到楊某的激烈反抗——揮舞水泥塊砸腦袋、蹬腿踹鼻子,儘管一同救援的同事壓得他喘不過氣,但他始終沒有放手。

訓練中的趙衛福。受訪者供圖

    楊某被安全救下來了,毫發未損。血流滿面的趙衛福在醫院躺了兩天,他頭部、手部多處損傷,肋骨無明顯折斷但骨膜受傷,軟組織可能開裂。“受點‘小傷’,換回一條人命,這筆‘生意’做得值。”趙衛福説。

    趙衛福是江門市特警支隊支隊長,先後立個人三等功七次,多次獲評優秀共産黨員。

    自稱打賞主播千元卻遭拉黑

    十天過去了,趙衛福的肋部仍痛得很。“早上起床最麻煩,得先讓夫人幫我翻身,歇一會,再扶起來。”

    11月2日下午3時45分,趙衛福接到了工作指令:江門市蓬江區五邑大學伍舜德樓22樓一名男子欲跳樓輕生,要求他率隊迅速趕往現場處置。他立即分析:22樓或可能用高空索降的方式營救;輕生或需要談判,最好穿便服。

    下午4時,穿著西褲白襯衣的趙衛福,率領著攜帶索降設備的特警抵達現場。

    經了解,男子姓楊,貴州人,51歲,逸豪酒店工程部員工,因感情及工作原因産生輕生念頭。他2日早上6時許就爬上了伍舜德樓22樓的約50厘米寬的室外窗臺,僅用一隻手抓住護欄,大半身體懸空。

    “你是警察,趕緊退後,否則我數三聲就跳下去,三,二……”楊某朝著剛抵達現場的趙衛福大喊,手上拿著水泥塊不斷揮舞。

    “你不要那麼緊張。”趙衛福退後幾步,通過打開的防火門,嘗試和在樓梯間窗外的楊某聊天,同時指令其他特警待命並研究營救方案。他發覺,楊某的精神出現了錯亂,聲稱自己曾入獄服刑,現在又犯下滔天大罪,“三條人命都不夠賠償”,被警察天羅地網式追捕。“實際上,我們查詢了他身份,系統顯示他並無服刑記錄,也不是在逃人員。”

    “你真聰明,一眼就能看出我是警察。”趙衛福的肯定,讓楊某産生了交流的意願。楊某説,孩子曾來江門探望他一次,但覺得父親的工作不光彩,再也沒來。近期,自己為一名網絡主播打賞、送禮花了1000多元,可是卻被對方拉入黑名單,斷絕聯絡……

    “你是受害者,我不是來抓你的,是來幫你的。”趙衛福説。

    “對!我是受害者。”楊某的警惕有所放鬆,同意趙衛福靠近聊天。此時已是下午4時30分。

    答應不輕生又臨時變卦

    趙衛福跨過防火門,在樓梯間內找了張椅子坐下來。2米外,寬、高均約80厘米的窗口外,楊某情緒依然亢奮,繼續站立,揮舞手上的水泥塊。在楊某的上級領導--逸豪酒店工程總監潘禮和的陪同下,3人繼續談判。

    事後,趙衛福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説,受環境限制,高空索降的救援方式不可取,楊某又時刻站立、盯著室內的一舉一動,室內突擊救援難以進行。“特警隊員從藏身處衝到窗口,至少要1到2秒時間,這個時間足夠楊某反應並跳下去。”這個時候,談判,是最優選擇。

    “老楊,你吃點東西。早上6點到現在你不吃不喝,頂不住。”趙衛福指著窗前的3瓶水、一盒飯説。

    “不吃,裏面有毒。”楊某説。

    “你隨便指一瓶,我先喝,這樣你就可以放心喝了。”趙衛福勸道。

    “你提前吃了解藥的。”楊某辯駁。

    “你不喝我喝啦,我陪你聊這麼久,口渴了。”趙衛福説。

    楊某扔了一瓶水給趙衛福。又過一段時間,楊某遞了一瓶水給趙衛福。當趙衛福第三次提出要喝水時,楊某同意趙衛福自己過去拿。

    三瓶水拉近了趙衛福和楊某的距離。“實際上,趙支隊長的談判已經産生實際效果,老楊答應不輕生了。不過當他準備翻越護欄回到室內時,看到了消防戰士,又臨時退縮了。”潘禮和説。

    時間來到晚上7時45分,楊某的體力即將被完全透支,他説:“我不行了,快堅持不住了,就要跳了。”説完,他坐了下來,背對室內。

    “受傷換回一條人命,值了”

    意識到營救時機已到,趙衛福借機回到走廊,召集特警隊員部署營救方案:由特警支隊副大隊長毛慧明和吳光彬腰間綁上繩索,相互配合做好突擊營救準備;其他特警隊員負責在後面拉緊繩索做好保護。他們對方案進行了預演。

    就在一切準備就緒時,趙衛福接到了潘禮和的電話:“趙支隊長,你趕緊來,他説要見你最後一面。”

    潘禮和描述了當時的場面:老楊突然像發瘋一樣,面部都是扭曲的,重新站了起來,向外探出身體,聲稱數到10就跳。

    “老楊,我來了,你有什麼和我説。”趙衛福邊跑回樓梯間邊應話,試圖穩住楊某。

    “九!”楊某大喊完,轉身面向室外。

    就在楊某即將縱深跳出的瞬間,趙衛福朝毛慧明、吳光彬做了個“行動”的手勢後,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奮不顧身撲向窗口,鎖住楊某的脖子。

    情緒激動的楊某拼命掙扎,用手中的水泥塊狠狠砸向趙衛福的頭部、臉部。趙衛福抱住楊某的雙手像鐵鉗一樣,沒有鬆開。“他往下一縮,掙脫了,我又趕緊抱住他的左腳。他的右腳不斷地踹我面部。感覺到面部熱熱的,然後嘗到了鹹鹹的味道。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救人。現在回想,受點傷救一條人命,值了。”趙衛福説。

    此時,趙衛福的雙腳已經離地,很有可能隨著掙扎的楊某一同墜樓。毛慧明、吳光彬拍馬趕到,2人共計320斤重的身體壓在趙衛福身上,爬出窗臺,控制住楊某。

    晚上7時50分,解救終於成功完成。血流滿面的趙衛福被緊急送往江門市中心醫院救治。由於需要留院觀察,他打了個電話對夫人説:“我今晚要加班,不回家了。”

    目擊全過程的潘禮和對趙衛福豎起了大拇指,“如果欄杆的承受力不夠,後果是非常嚴重的。趙支隊長的勇敢,讓人佩服。”

編輯: 梁文悅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登錄後進行評論| 0條評論

請文明發言,還可以輸入140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請等候審核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後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廣告服務-誠聘英才-聯絡我們-法律聲明-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