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梅州新聞

木雕師徐繆芳:東陽女以刀為筆 雕出客家風

2018-09-13 12:14 來源:南方日報

    “媽媽,你快過來看,這裡好壯觀。”一位小女孩拉著母親跑進客家小鎮天真居原創設計工作室時,徐繆芳正拿著扁刀在一塊2米多長的木板上專心致志地雕刻著梅花的花瓣。在長頸燈的照耀下,她左手撐著下俯的身體,右手拿刀用力地一刀一刀刻畫著,手邊放著各種尺寸的圓刀、扁刀、三角刀,完全沉浸在雕刻的世界裏,此時她的工作室圍滿了欣賞雕刻作品的群眾。

    徐繆芳是浙江東陽人,受到東陽木雕氛圍的影響,她自小就想成為一名木雕師傅。初中畢業後,她輾轉多地,學習不同流派的木雕技藝,並取各流派之長,形成了自己的風格。2010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與同為木雕師的丈夫來到梅州,被客家文化和客家人的熱情吸引,決定定居此處,並開設了自己的工作室,成為“新客家人”。多年來,徐繆芳以刀為筆,在一樁樁木頭上留下客家文化。

木雕師徐繆芳雕刻著最新的作品“咏梅”。記者 何森垚 攝

    因喜愛而堅持▶▷

    成為木雕師裏的“珍稀物種”

    天真居原創設計工作室位於客天下景區的客家小鎮裏,小小的工作室裏擺了近百件木雕工藝作品。恰逢週末,工作室裏擠滿了來參觀的遊客。徐繆芳穿著寬鬆的T恤和長褲,與遊客們講述木雕作品的內涵和靈感來源,手部划動幅度極大,豪爽而不拘小節。

    中等身材,皮膚白皙,她笑稱可能是因為江浙一帶“水土養人”,所以那邊的女子普遍皮膚較白。“皮膚是雪白細膩的,但我這雙手就粗糙且粗壯了。”因常年握刀,徐繆芳的雙手比一般女性的手大了許多,且右手比左手大一圈,手指頭比手指底部更粗,手掌上佈滿了老繭。“很少有女性學雕刻,就算學了也因為太辛苦而中途放棄,女性木雕師都被稱為‘珍稀物種’了,我是真心熱愛這份事業,所以一直堅持。”

    浙江東陽被譽為中國木雕之鄉,出生、成長于東陽的徐繆芳説,那裏木雕氛圍極其濃厚,每隔幾十米就能看到一家木雕廠。她出生於1975年,小學時,每次春遊、秋遊,老師都會帶著他們到木雕廠參觀,她看著木雕師傅拿著刀不用看,都能熟練地雕刻出精美的作品,驚嘆而佩服,心裏暗下決心,也要成為一名木雕師。

    初中畢業後,徐繆芳來到一家技校學習木雕技藝,既有天賦又勤奮的她很快成為班上的拔尖學生,受到老師的表揚,並被派到工廠裏工作,每月拿到40元的工資,這讓她內心有滿滿的成就感。

    從技校畢業後,徐繆芳輾轉福建、上海,學習不同流派的木雕技藝,在上海時,與同為木雕師的蔣向華結識並結婚,他們一同走過了國內許多地方,接觸不同的雕刻技藝,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藝術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每個流派雖然內在原理相似,但都各具風格,學習不同流派,不僅讓我們掌握多門技術,也是希望將它融會貫通,成為自己的風格。”

    徐繆芳説,一般而言,打胚階段需要較大的力氣,多為男性從事,而修光需要更為細緻的工作,更適合女性,她與丈夫的搭配形成了完美的組合。這對“木雕俠侶”在人生和工作上結伴,雕刻出一件件矚目的作品。

    鍾情客家風▶▷

    紮根梅州雕刻客家元素作品

    從工作室對面的小山坡向上攀爬,來到雕琢天下工廠,工廠裏擺放著眾多的木雕及豐順石雕作品。幾位工人正在兩個長7米,直徑1.5米的木樁上雕刻。徐繆芳説這兩個正在雕刻的作品分別以國家上下五千年的歷史及梅州足球之鄉為主題。

    事實上,中華文化和客家文化一直是天真居工作室木雕作品的主題。雖然輾轉國內多地,但徐繆芳夫婦還是選擇在梅州定居。來到梅州也是因為木雕的“牽線搭橋”。

    2008年,徐繆芳與丈夫在家鄉東陽開了木雕工作室,並陸陸續續接到全國各地的訂單。一位山東商人邀請他們製作主題為“錦繡河山”的作品,木樁高6米、寬4米,經過近10位師傅1年多的打造,終於完成,作品上濃縮了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這個近兩層樓高的作品在杭州的東陽精品展上展出,獲得了巨大反響。徐繆芳與丈夫在業界一時名聲大振。

    一位梅州商人在看到“錦繡河山”後,將自己收藏的木頭照片交給徐繆芳夫婦,他們開始著手策劃主題為“中華頌”的作品。“當時這位梅州商人給我們的木頭9米高、1.7米寬,重達30噸,對於我們來説是新的挑戰。”徐繆芳與丈夫帶著工作室的人一同來到梅州,著手雕刻。這一留便是3年。

    3年後,“中華頌”面世,並獲得了東陽2012年工藝美術杭州大展特等獎。作品完成後,即將離開梅州,徐繆芳略顯不捨,她已深深被客家文化吸引,被客家人的熱情感染,她與丈夫商量做出一件與客家文化相關的作品,留下紀念後再離開梅州。1年多後,大型屏風“客家園”創作完成,並獲得廣東省第六屆民間工藝精品展金獎。

    對客家文化有了深入了解後,徐繆芳更離不開梅州了。於是她與丈夫將東陽的工作室關閉,在梅州重新開設工作室。去年,他們還將在老家的兩個女兒接到梅州讀書,決定長久定居於此,成為“新客家人”。“梅州還是很多人接受木雕的,有很大的市場。我們也覺得客家文化還有許多值得深挖的地方。”徐繆芳説。

    學無止境▶▷

    用心賦予作品“靈魂”

    徐繆芳的家裏,上小學六年級的女兒正在課桌上練字,旁邊擺放著她的繪畫作品。拿著女兒的毛筆字帖,徐繆芳臉上露出的是抑制不住的驕傲神情:“二女兒上了10天的書法課就能寫出這樣工整、大氣的字,她的書法老師都説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有天分的學生。”徐繆芳説,大女兒已上高二,學的是美術專業。“可能是受家庭環境的影響,孩子都很喜歡美術、書法。無論他們未來從事哪個職業,因為有繪畫、審美的基礎,家庭的溝通就比較順暢。”

    徐繆芳説,藝術都有個共同點,需要學徒有一定的天賦。“經常有人問我們,木雕要多久能學成,我的回答是可能一兩年,也可能一輩子也學不了,他們就被嚇走了。”徐繆芳説,早年她與丈夫也曾帶出過幾個徒弟,而今學習木雕的人越來越少了,“現在我們雕琢天下工廠裏的師傅都是從東陽請來的,而且年齡都偏大。”

    除了執著于木雕技藝外,徐繆芳與丈夫還醉心於木雕收藏。“一開始,瓷器呀,玉器呀,但凡喜歡的,什麼都收,也曾上當受騙過,後來就收心專搞木雕收藏了。”來梅州後,他們每週兩三次去梅城江北的梅州市客家古玩城和江南康居路古玩街“淘寶”。在他們家裏,隨處可見淘回來的古董。“像你坐的這張椅子就是清代早期的太師椅,應該是當時頂級工匠製作,蘇作或京作都有可能,是2012年我從興寧的古董店淘得。”徐繆芳的丈夫蔣向華指著記者坐著的椅子説。至目前,他們家裏已收藏有木傢具、古建築木雕構件(如牛腿、雀替、大梁、門窗)、屏風、床等共1000多件。“熱愛木雕所以也熱愛木雕收藏,了解古人的木雕技藝。”徐繆芳説。

    徐繆芳的木雕作品注重整體性和敘事性,追求工和藝的完美結合。她説,當今的“工”——技術已經借由機器發展到了高峰,而一件作品中最核心的“藝”卻被人們忽略。“純技術的部分,只需要堅持練即可達到較高水平,但是用作品來完整地表述主題卻不是人人能做到。”徐繆芳認為,追求藝術的過程是永無止境的,她將學習更多技藝和文化知識,讓作品擁有敘事的“能力”。(記者 張柳青)

編輯: 馬吉池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