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我不是藥神》引發討論:天價抗癌藥還能降價嗎?

2018-07-12 06:58 來源:南方網 嚴慧芳

  近日,影片《我不是藥神》上映一週票房就突破10億,電影引發的話題更持續發酵。電影中抗癌群體面對天價藥的無助感,對大眾來説是“催淚彈”,而在醫藥界看來,影片涉及的新藥研發、專利藥制度、創新藥和仿製藥等等多個話題,遠比電影談到的要複雜許多倍。然而,無論是否存在邏輯硬傷,電影裏的原型“格列衛事件”過後多年,新的“格列衛事件”如今仍在上演。天價抗癌藥能否進一步降價,成為所有人都關心的話題。

  現狀:吃不起的抗癌藥

  《我不是藥神》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原型來自當年轟動一時的印度抗癌藥代購案主角陸勇。不同的是,影片中的藥販子程勇最後被判刑五年,現實中的陸勇是慢粒白血病病人,最終結果是無罪釋放。

  類似的故事在杭州也曾發生。浙江貝達藥業董事長丁列明告訴記者,曾經有一個海歸博士,在下沙註冊了一家醫藥公司,名義上是賣印度盜版藥,實際上他自己借了廠,自己做合成,自己分銷,公安抓獲他的時候,倉庫裏有價值近2000萬的抗癌藥,都是冒牌的肺癌靶向藥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這個事情當時也有很多爭議,很多病人到公安部門為他訴請,因為那些藥檢驗以後成分是真的,效果是真的,但是畢竟違法證據很充分,最後這位博士被判了七年。”

  “作為臨床醫生,我們也很無奈,藥價太貴,現在還是有很多病人在吃代購藥,甚至吃原料藥粉。”對於《我不是藥神》中反映的現狀,一位從事腫瘤治療工作超過30年的資深教授如此感嘆。“我不會推薦病人去買代購藥,但卻無法拒絕這樣的做法,誰都無權剝奪別人求生的權利。”這位教授告訴記者。以去年新上市的肺癌靶向藥奧希替尼為例,一個月用藥需要5萬多元,儘管有慈善贈藥,也要自費4個月才能滿足贈藥條件,“10個病人中有9個在吃藥粉,甚至早在國內上市之前,就有神通廣大的病人已經找到原料藥的渠道。”

  抗癌藥為什麼這麼貴?這是很多癌症患者的疑問。電影中,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查案的警察曹斌與報案的跨國藥企醫藥代表握手,作為片中唯一反面形象的醫藥代表,被抹了一手紅藥水後相當尷尬。這似乎是影片的一個隱喻:嗜血的藥企是天價抗癌藥的源頭。但這幾乎成為影片最被人詬病的地方。

  “新藥研發成本高昂,這是不爭的事實。”上海交通大學醫療服務指數研究所所長曹健告訴記者。一個新藥的研發耗時10-15年,平均成本在10億美元。而藥企同期研發的其他産品,很多中途夭折或最終失敗,都需要成功的新藥來分攤其中的成本。國際上通行的專利期保護制度,也是為了彌補藥企在前期的鉅額投資。“如果要求藥企定價很低,藥企能否收回成本都成問題,等於是不鼓勵藥企去研發新藥,那麼對於老百姓來説,用上新藥的可能性也會越來越低。”

  一個在醫藥圈內流傳著的説法是,“靶向藥之所以昂貴到要賣幾萬元,那是因為你能買到的已經是第二顆藥了,第一顆藥的價格是數十億美金。”

  行動:如何讓抗癌藥降價

  “4萬塊錢的藥,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沒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誰家裏還沒個生病的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得病嗎?”《我不是藥神》中,求情的老太太這句話被網友評為“最扎心臺詞”。

  事實上,今年以來,劍指天價抗癌藥的措施不斷。其中以零關稅和降低增值稅最為直觀和顯眼。今年5月1日起,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抗癌藥的增值稅降低到3%。在此之前,我國對於進口藥品的最惠國稅率在3%-6%之間,而藥品增值稅普通稅率為16%。輿論普遍認為,這兩項稅率的降低,將為抗癌藥價格帶來約20%的降幅,減輕癌症患者的醫療費用支出。

  但政策出臺兩個多月,抗癌藥降價並無實質動靜。“抗癌藥是救命藥,不能稅降了價不降。”李克強總理在6月20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提出,“必須多措並舉打通中間環節,督促推動抗癌藥加快降價,讓群眾有切實獲得感。”

  記者從多家跨國藥企了解到,降稅之後未能立刻帶來降價,涉及多個環節。例如要先銷售存貨等。稅務資深人士也指出,降低增值稅如果以簡易稅法計算,中間流通環節越多,實際帶來的減稅效果越低,並不能帶來終端的直接受益。

  在業界看來,相對於降稅的杯水車薪,談判或許是更好的降價方式。從5月1日起,政府多招齊發劍指天價抗癌藥,其中對已納入醫保的抗癌藥實施政府集中談價和採購;對未納入醫保的抗癌藥,實行醫保準入談判,成為業界期待的“大招”。談判帶來的降價已有成功經驗。2017年,人社部主導的中國醫保準入首次國家談判,44種擬談判藥品最終有36種藥品進入醫保目錄,與2016年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平均降幅達44%,最高降幅達70%。

  新組建的國家醫保局,正在啟動腫瘤藥品專項談判。勃林格殷格翰公司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公司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靶向藥物吉泰瑞(阿法替尼)目前正在進行各省級重大疾病目錄的談判,“我們將積極響應即將開展的全國腫瘤藥品醫保準入專項談判的要求,採取各種措施把所有可以節約的成本讓渡給患者,讓更多患者能夠及時獲得創新抗癌藥物的治療。”而上海羅氏制藥方面也給出了樂觀消息,抗癌藥降價“正在研究中,預計本月中將有消息”。

  出路:創新藥和仿製藥並行

  “看到了癌症患者的絕望。”盛諾一家董事長蔡強坦承自己看電影時掉了眼淚。在他看來,中外之間的醫療差異,遠遠不止藥品價格之間的差異。創辦這家海外醫療服務機構7年來,蔡強見過的病人,大多並非因為價格差選擇海外醫療,而是“有和沒有的問題”。一項統計數字顯示,美國已經上市的抗癌藥物,只有30%在國內上市。

  “不僅是印度代購藥,還有很多人從日本、歐美國家代購藥物,這其中據估計60%是假藥,病人需要承擔巨大風險。”蔡強告訴記者,在PD-1在國內上市之前,大批人去香港澳門或英美等地購買這一“抗癌神藥”,但是否符合適應症,沒有正規醫療機構監控用藥,背後都存在很大風險,更何況一旦遇上假藥,延誤治療時機,後果更為嚴重。

  中國已經在加快國外新藥在國內上市的步伐。國家藥品監管局藥化註冊司副司長李金菊此前介紹,2017年批准進口抗癌藥品臨床試驗的平均時間114天,比2014年的243天縮短了129天;批准進口抗癌藥品上市的時間平均為111天,比2014年的420天縮短了309天。2017年3月22日批准上市的晚期肝癌治療新藥瑞戈非尼進口批准上市時間比全球首個上市國家美國僅晚7個月,過去要晚5—8年。

  但在丁列明看來,“假如光靠進口藥,再降關稅,仍然是杯水車薪。”“中國要鼓勵自主創新,打破壟斷才有談判籌碼,讓藥價降下來。”在這一方面,丁列明認為自主研發的埃克替尼開了個好頭。2016年,埃克替尼作為首批談判三個品種中唯一的國産藥參與衛計委談判,2017年進入全國醫保,降價幅度達到54%,病人可報銷70-80%,算下來一年自付費用只需一萬元左右。

  “國外CAR-T療法需要超過40萬美元,這些産品中國病人承受不了,我們還得去自主研發。”浙江貝達藥業去年研發投入達到37%。丁列明指出,中國要鼓勵創新,需要設計一整套如審批、知識産權保護、稅收頂層設計和市場應用的協同措施。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主任醫師鄒青峰則認為,真正的創新並不容易,需要基礎研究有突破。在此之前,國産仿製藥的跟上不可或缺。對此,丁列明也表示贊同,“鼓勵在專利到期後合法仿製,通過一致性評價跟原研藥頭對頭比較,這樣的仿製藥質量過關,老百姓也能用更加便宜的價格買到好藥。”

  沒有“藥神”! 救助體系亟需完善

  上映一週13億票房,《我不是藥神》引爆的熱度超出了預想。這背後有龐大的癌症患者和患癌家庭的因素,也有群眾對於健康日益增長的需求背景。根據全國腫瘤登記中心發佈的最新數字,2014年我國新發癌症病例超出380萬,死亡220多萬。全國每天約1萬人確診癌症,每分鐘約7人確診患癌。這意味著每年有數百萬個家庭陷入抗癌的困境。

  為藥販子程勇求情的老太太説,“誰家還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你一輩子不生病嗎?”賣假藥的張長林説,“我賣了這麼多年藥,發現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這些電影中的經典臺詞,令多少銀幕前的人暗自唏噓。在癌症面前,可以説大部分都是“窮人”,因病返窮的個案也屢見不鮮。

  電影擅長以情感煽動人心,現實中並非都如此絕望。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了越來越多的抗癌藥納入醫保,並且有慈善贈藥。譬如曾經2萬多一支的赫賽汀,降價後7600元一支,並且已經納入醫保,降價後曾經一度供應緊張,不過現在也已緩解。美羅華也降價一半,進了醫保。中華慈善總會此前回復媒體時發佈的數據顯示,目前共有格列衛、達希納、捷恪衛、多吉美、易瑞沙、泰瑞沙、特羅凱、安維汀、愛必妥等9個針對癌症的援助項目,援助肝癌、肺癌、腎癌、白血病、結直腸癌、骨髓纖維化等晚期惡性腫瘤的患者。截至2018年5月30日,腫瘤項目累計受助患者超過21.8萬人,申請批准率為89.76%。

  很多人可能覺得,把藥價降下來,再納入醫保,就能解決天價抗癌藥的問題。但事實上,這是把複雜問題簡單化了。業內有研究人士就曾指出,醫保應該是保小病還是保大病?如果保大病,這將是一個無底洞。目前醫保資金吃緊的消息不斷,部分省市出現當年收支結余為負的情況。除了癌症,還有其他很多病種,這之間如何進行平衡?此外,將大量資金投入晚期癌症病人的救治,是否合理,對其他人群是否公平,醫保是否應該把更多資源投入預防醫學,投入癌症早篩,都是值得爭議的話題。更何況,每天都有新藥上市,藥物可及性是一個永恒動態的話題。

  筆者以為,“藥神”雖有偏頗之處,但以一部電影之力,掀起全民討論,不啻為一個好契機。一方面,龐大的抗癌群體,不僅僅需要降價的抗癌藥,進入醫保的抗癌藥,還需要更加完善的救助體系和社會資源關注。例如癌症患者如何回歸社會,例如除了醫保、慈善贈藥、商業保險之外,是否能有更多的渠道為貧困患者提供援助,例如能否有更多資源為癌症患者提供支持。而另一方面,對於大眾來説,不妨將這部電影當做一堂健康教育課,從今天開始更加關心自己的身體,提高健康素養水平,或許比求“藥神”更為現實。

  南方網全媒體記者 嚴慧芳

編輯: 林濤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