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網帳號登錄

× 沒有帳號?極速註冊
南方網>廣東精選

廣東“隱形部隊”執法真牛!隊員都是電腦高手

2017-09-13 06:56 來源:南方網

  網警在虛擬空間中執法。(模擬圖片)

  南方網訊(全媒體記者/洪奕宜)佛山網民“飛天小龍”日前在新浪微博轉發了一則信息:“順德一女子因食用酸菜魚感染SB250病毒後死亡,且佛山有121個魚塘已感染該病毒”。不久,就有廣東網絡警察巡查執法賬號“拍肩膀”警示,告知其該信息是謠言;得知真相後,“飛天小龍”主動刪帖,並在網上公開澄清。

  網絡無邊,法律有界。近兩年來,廣東網警開展“安網”“築堤固防”行動,IP網絡警察“清清、朗朗”24小時上線公開巡查執法。網絡警察這個神秘的警種,開始從後臺走上前臺,慢慢進入公眾視野。這支“隱形部隊”如何在網絡上行使執法權?在虛擬空間裏怎樣破案?帶著這些疑問,南方日報記者走進了廣東省公安廳網絡安全指揮調度中心。

  一群“80後”電腦高手

  當記者走進廣東省公安廳大院網絡安全指揮調度中心時,發現這裡跟想象的不太一樣:大部分時候,這裡很安靜,大多數是三十幾歲的青年小夥子。對他們來説,電腦就是一線,網絡就是戰場。無形的網絡空間裏,表面上風平浪靜,底下卻時有暗流涌動,網絡警察就像蟄伏在暗處的貓,耐心守候,一有風吹草動就迅速撲出,揪出狡猾的“老鼠”。

  廣東省公安廳網絡警察總隊于2000年正式成立,相對於其他警種,他們顯然是“新兵”。在這支隊伍中,很多都是電腦高手、技術達人,“80後”是中堅力量。“省、市兩級網警隊伍,平均年齡大概在35歲左右,本科以上學歷人員佔了95%。”網絡安全指揮調度中心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他們會熟練地運用電腦編程代碼和各種數據庫語法,通過各種技術平臺,從近萬億的海量數據中提取出零碎的線索,通過建立多種數學模型,將獲取到的零碎信息進行碰撞、比對、串並。

  37歲的曾懌臻“觸網辦案”12年,經驗豐富,如今是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案件偵查部門的負責人。畢業于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他,學的是計算機專業,一畢業後就進了警隊,到廣東省公安廳當了一名偵查員。

  “工作中,電腦就是我們的槍。”曾懌臻告訴記者,他們整天盯著電腦,每天上網超過10小時,而且很多人都是“夜貓子”。大家調侃:“也有放空時候,就是每次數據刷新電腦卡機時。”

  辦案的時候,他們每天都要分析大量數據,雖然很枯燥,但馬虎不得,一個不起眼的小數字,都可能關係到案件進展。“總是感覺時間根本不夠用。”曾懌臻坦言,網絡發展迅速,各種新型犯罪的衍生速度也特別快,所以工作之外,每天還要翻閱大量和互聯網有關的書籍,研究新型犯罪,惡補知識,讓大腦快速運轉,這是網警隊伍的常態。

  海量數據中揪出嫌疑人

  哪有犯罪,哪就有警察。廣東省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逯峰説:“網絡空間也是公共空間,絕不是法外之地。”

  “貓在尋找老鼠,其實,老鼠也會盯著貓。”在曾懌臻看來,網絡是虛擬的,但較量是真切的,“對手在暗處,我們也在暗處。我們所要做的,就是讓對方現身,當然,這需要我們做很多工作。”

  今年4月,廣東警方接到騰訊公司舉報,稱網上出現了一款名為“某澀影音”的手機APP,該軟體以播放色情視頻為誘餌,引誘用戶下載安裝,之後通過充值升級會員等級的手法實施詐騙。

  舉報是否屬實?涉案的服務器在哪?受害者都有哪些人?圍繞相關案情,省公安廳立即抽調江門市局警力組成專案組,將此案列為“安網6號”專案部署開展偵查。

  跟盜竊、搶劫等犯罪類型不同,報案人所舉報的情況,沒有案發現場,沒有視頻監控,沒有具體的受害人,沒有實名信息,如何破案?可循的線索很少,也許只是一個頭像、一個代號、一串數字,就要據此找出背後的具體作案者。而如此刺激的破案過程,其背後需要耗費數十個小時,網警們不眠不休緊盯電腦屏幕,對著枯燥的阿拉伯數字進行重復性排查。

  很多時候,偵查員還要通過“化裝”潛伏的方式,一步步接近涉案團夥。比如“安網6號”專案中,偵查員通過潛伏摸清了涉案APP的作案手法、團夥結構。該團夥採取公司化運作,通過與各個“廣告聯盟”合作,將APP挂在其“廣告聯盟”平臺上,用戶點擊廣告,就會彈出下載APP窗口,公司以點擊、展示、跳轉量來結算,每天給“廣告聯盟”幾百元至5000元不等的報酬。調查發現,該團夥涉案服務器遍佈全國多個省份和廣東多地,每天有上萬人受騙,初步估算涉案金額上億元,平均每天進賬兩三百萬。

  當網絡警察,既有網絡圍剿的“暗戰”,也有現實抓捕的“明槍”。

  5月上旬,在公安部的協調和省公安廳的指揮下,江門警方組織警力赴海南、廣西、山東和廣州、深圳、江門等地,將涉案人員全部抓獲歸案,凍結涉案資金5100多萬元,止付銀行賬號190余個。

  該專案偵破後,對網絡淫穢色情犯罪起到了非常大的震懾效應。據騰訊手機管家監測的數據,色情APP安裝用戶量日同比下降75%,新增色情樣本數日同比下降90%,root類手機病毒日同比下降超過90%。同時,微信支付涉黃交易筆數日同比下降50%,微信支付色情類投訴量周同比下降84%。

  黨政機關網站是保護重點

  廣東互聯網發達,網民達8000多萬、網站70多萬家,互聯網普及率達74%,排名全國前列。作為經濟總量全國第一的省份,利用互聯網開展經濟活動也非常活躍。以2015年為例,廣東的電子商務交易額就高達3.2萬億元,佔全國的五分之一;P2P網貸平臺最高峰時有430多家。

  打開窗戶的同時,蒼蠅也飛了進來。“統計數據顯示,廣東日均遭受網絡非法掃描等攻擊就超過一千萬次,木馬僵屍網絡和蠕蟲病毒感染數量、移動惡意程序數量、重點網站被攻擊篡改數量長期居全國前列。”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總隊長李正祥告訴記者。

  在這些安全漏洞中,高危漏洞佔比超過20%,比例驚人。比如,在“跨站腳本漏洞”中,攻擊者可以在網站中插入一段可執行腳本代碼,不僅能在網頁中嵌入淫穢色情、賭博、詐騙等鏈結或黑頁,還能對登陸該網站的用戶賬號、密碼等關鍵信息進行竊取。再比如“SQL注入漏洞”,可直接控制服務器,不僅能篡改網頁,還能入侵數據庫,竊取、刪除、修改數據庫裏的數據。

  黨政機關、水電氣熱、金融證券、交通、民航、學校、醫院等重點行業和單位的網絡安全,都是網警保護的對象。“社會公眾每天正常工作生活的背後,都有數以萬計的網絡和系統在支撐,讓它們安全穩定運行,就是我們的職責。”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政委戴自力説。

  從去年開始,廣東省公安廳組織開展代號為“築堤固防”的網絡安全大清查工作。“重點就是國計民生行業的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黨政機關網站、大型互聯網站等,與其所屬的單位企業一起,全力開展風險隱患排查整治。”李正祥説。

  去年3月的一天,曾懌臻和隊友們發現,好幾個政務網站出現了異樣:這些網站被安裝了惡意程序,只要用戶點擊進去,病毒就會侵入對方的電腦。遭入侵的網站中,涉及與廣大群眾切身利益相關的政務服務,比如社保基金管理等。

  黑客入侵,一旦成功,相關政務網站就會立即癱瘓,影響到千千萬萬群眾業務的辦理,甚至嚴重威脅著資金安全。情況十分緊急,廣東網警迅速對系統進行調查取證,幾天不眠不休,及時採取有力措施,避免了重大泄密事故。

  “一些網站由於沒有落實等級安全保護工作,存在很大的風險隱患,一旦被黑客控制,大量敏感數據就會遭到竊取和修改,後果不堪設想。”曾懌臻告訴記者,而抓到嫌疑人之後,發現作案者竟然是幾名十幾歲的學生,當他們惶惶然進了警局,才發現因為自己的好奇誤闖了法律禁區。

  輕微違法“拍肩膀”提醒

  網絡空間裏,網警如何行使執法權?在廣東,省市網警公開巡查執法賬號已全部啟動,“清清、朗朗”IP網絡警察形象也已經上線,實行常態化公開巡查執法。“網警24小時在線巡查,哪有違法犯罪和有害信息,他們就會出現。”省公安廳網警總隊總隊長李正祥表示,網絡社會與現實社會一樣,任何違法犯罪行為都要負法律責任。

  對於輕微違法,如出於好奇、法律意識淡薄而發佈一些違法信息,網警會通過“拍肩膀”提醒,一對一進行警示和教育;如果是詐騙等犯罪,會直接進行調查。對網上一些違法有害信息,公安機關則會同有關部門及時進行清理整治。

  “網絡謠言的查處,也在網警的執法範圍嗎?”記者問。

  “沒錯。”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包國琦科長告訴記者,新媒體時代,謠言傳播呈現出裂變式的網狀傳播特點,非常快,也很容易在網絡空間裏引發恐慌,對於這一類情況,網警會快速反應。

  “很多人都以為在網上隨便發發東西、説説話,警察找不到,他們的想法都錯了。只要有違法犯罪,在網上總能留下痕跡。”包國琦説。

  當然,因為有不少傳播者的推波助瀾,要找到謠言的始作俑者並不容易。“即便只有一個人在發帖,但他可能會不停變換馬甲,用更多賬號不斷轉發或評論。所以,找出第一個發帖人,最為關鍵也最困難。”

  目前,全國各省市網警都已公開了執法賬號,並形成了微博矩陣,實行信息共享,開展24小時巡查。針對犯罪分子將網站、主機、人員、資金轉向境外的情況,我國也已與數十個國家和地區開展合作,積極推動網絡社會治理創新,維護網絡公共安全。

編輯: 胡翌婧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登錄後進行評論| 0條評論

請文明發言,還可以輸入140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請等候審核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後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廣告服務-誠聘英才-聯絡我們-法律聲明-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