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廣東精選

“刷臉”查案、微信庭審…廣州市互聯網法院要來了!

2018-08-10 07:34 來源:南方網 尚黎陽

    在一次開庭中,其中一方當事人通過手機參與庭審。 資料圖片

  打開手機,通過微信直接參與庭審;面部識別,實時了解案件進展……這些看似難以實現的技術,早已成為廣州微法院的日常。無論立案、繳費,還是庭審、閱卷,只需拿起手機,不出家門,就能一站式在網上完成。

  移動互聯網的普及,深刻地改變了人們工作和生活的方式,也為司法理念與司法實踐帶來變革與創新。在移動互聯時代,如何促進新技術在審判工作中的深度應用,提升互聯網空間治理的法治化水平?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增設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嘗試解答這一全新命題。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廣州互聯網法院正在緊張籌建,而廣州微法院長達4年的技術積澱,將為廣州互聯網法院的移動互聯終端設計提供有力支撐。

  手機APP掌上辦案

  踏入移動互聯時代

  作為省會城市的法院,1999年,廣州法院受理案件數首次突破了10萬件,隨著案件逐年遞增,2017年,廣州法院受理案件數已突破40萬。記者統計發現,實現受案數量第一個十萬級的跨越,廣州法院用了13年,而第二個十萬級的跨越僅用了3年,第三個十萬級的跨越只用了2年。在可預期的未來,廣州法院司法案件的數量或仍持續增長。

  與此同時,移動互聯時代的到來,使人們越來越習慣通過智慧手機辦理事務,司法案件也越來越受到公眾的關注。“法院不僅要高效辦理案件,還要及時回應群眾訴求、嫻熟處理審判輔助事務,任務十分繁重。”廣州中院院長王勇認為,借助信息技術釋放人力資源,提高司法效率,成為法院審判工作科學發展的必然選擇。

  在這樣的背景下,廣州中院開始嘗試突破傳統互聯網的限制,打造廣州微法院,降低司法服務的門檻。2014年起,廣州法院開始在立案受理通知書上加印二維碼,只要利用手機掃碼,即可查看案件流程等相關案件信息,這個簡單的嘗試,成為廣州微法院的雛形。2015年3月,廣州法院“審務通”APP上線,集庭審直播、網上立案、電子文書送達等功能為一體,廣州法院開始步入真正的移動互聯時代。

  一年後,廣州法院又先後上線了“律師通”與“法官通”兩個APP,分別服務律師與法官移動辦案。在“律師通”APP裏,輸入一串案件信息,廣東穗恒律師事務所主任林淑菁無需出門,立即就看到了案件進展。其他合議庭成員出差在外,當事人提起了財産保全申請,承辦人廣州中院涉外商事庭副庭長陳舒舒打開“法官通”,發起合議邀請,網上合議後自動就能生成筆錄歸檔。2016年,這樣的畫面成為廣州法院一道全新的風景。

  2017年,為破解執行難問題,廣州中院又打造了全國首個“移動執行”APP,將執行工作也納入廣州微法院體系。執行法官可隨時通過手機生成執行日誌,並同步回傳至後臺系統,提高外出執行效率,庭、局領導可以全面掌握部門執行案件情況,對超限節點予以跟蹤催辦,執行過程全部留痕。

  由多個APP形成的訴訟服務體系,有效分流了線下訴訟服務中心辦事人群,也從源頭上減輕了法官負擔。

  網上完成案件全流程

  依託小程序打造服務閉環

  在推進過程中,廣州中院發現,法院訴訟服務APP應用頻率並不算高,大多數當事人並不願為了一單案件,專門下載一個APP。而微信小程序“無須下載安裝,用完即走”的特性,非常契合法院訴訟服務的需求。有鋻於此,廣州中院將“審務通”“律師通”等對外服務APP的功能逐步移植到微信小程序,2017年9月,廣州微法院小程序1.0版在全國法院率先正式上線。

  廣州中院科技信息處負責人黃健介紹,1.0版只有一項核心功能,當事人通過人臉識別實名驗證後,可實時查詢本人名下廣州兩級法院案件的進展情況。上線首日,當事人“刷臉查案”瞬時最大數就達到千余人次。黃健告訴記者,小程序受到的熱烈響應,印證了廣州中院對移動互聯時代法院服務的設想,11月初,針對執行難問題功能的廣州微法院小程序2.0版上線,新增執行公告、執行指南、失信曝光、執行懸賞、提交線索、拒執案例6項執行功能。其中,執行懸賞、提交線索在全國法院微信執行中首開先河。

  2017年11月17日,廣州微法院小程序第三次迭代升級,3.0版正式發佈,這一版本集成了公眾服務、微訴訟、微執行和案件管理四大核心模塊21項訴訟功能,可以提供一站式訴訟服務,在網上完成所有案件流程。於是,廣東紅棉律師事務所律師甘凱的第一次“微庭審”成為了可能,懷著緊張和半信半疑的心情,甘凱進入手機上的庭審頁面,庭審順利結束後,其他同事也不由躍躍欲試。

  在黃健看來,廣州微法院的建設並不僅僅是一個孤立的微信小程序,而是形成了一個基於互聯網的全生態“微法院”體系。黃健向記者介紹,在審理“小鳴單車”破産案時,考慮到債權人多達十幾萬,且分散在全國10多個城市,採用傳統的債權申報方式明顯不具有可行性,廣州中院大膽創新,依託廣州微法院臨時做了一個外挂小程序,最終依此申報債權的人數超過了12萬,案件辦結後,這個外挂小程序可以隨時收回。

  廣州中院政治部主任張漢華認為,廣州微法院實現了數據與服務的完整閉環,為當事人、律師、法官提供了一個全流程網上辦理的渠道,是對現有法院運行模式的一次創新。

  奠定堅實技術基礎

  助力廣州互聯網法院智慧審理微法院探索助力廣州互聯網法院建設

  廣州微法院上線後的第一個月,查詢案件進展人數就超過了全市法院2016年在實體訴訟服務大廳查詢人數的總和,這個數字深深觸動了廣州中院辦公室主任李斌。“這讓我們意識到,公眾需求越來越多元,我們要利用技術手段拓展更多的平臺去滿足公眾的司法需求。所以未來的廣州互聯網法院,我們要賦予公眾更多的選擇權,公眾可以選擇線下辦案,但當他們選擇在家中拿起手機參與訴訟時,我們要在技術標準上保證,能夠實現同樣的效果。”

  而這樣的技術標準,廣州微法院已經過了4年的積澱,正如王勇所指出的,“廣州微法院要為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貢獻廣州智慧,為廣州互聯網法院的建設奠定堅實基礎。”廣州中院副院長張春和介紹,下一步,廣州中院將在廣州微法院等廣州智慧法院建設成果的基礎上,按照“一套標準、一個平臺、一個生態圈”的方式,建設廣州互聯網法院智慧審理平臺,積極探索新興技術在網絡空間法治化治理中的應用方式。

  記者了解到,“一套標準”指的是從要素設置、流程設置、功能實現、接口標準、數據格式等各方面,都要對互聯網法院信息化建設進行統一規範,協助最高院逐步制定頒發全國互聯網法院建設技術指南及技術標準,實現建設成果全面共享。“一個平臺”則強調貫徹落實最高院自主可控建設要求,從平臺建設的源頭,杜絕被一家或幾家廠商綁定。這些技術框架,都與廣州微法院的前期探索息息相關。

  對於廣州互聯網法院希望打造的“一個生態圈”而言,廣州微法院更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一個生態圈”指借鑒互聯網開源項目建設模式,由互聯網法院主導,組織各大互聯網公司共同擬制電子證據存儲、管理、傳輸、調取、應用相關技術標準,基於統一的數據格式和服務接口,聯合開發電子證據管理平臺。廣州互聯網法院還將採用業務和數據分離的方式,基於統一的數據格式和接口規範,構建開放的業務系統支撐環境,吸引更多的優秀應用廠商參與到互聯網法院信息系統建設。

  “未來廣州互聯網法院可能接入很多第三方平臺,除了大型互聯網企業,可能還會有第三方證據存管平臺、第三方訴訟化解平臺等。這麼多的平臺,通過什麼載體接入?”廣州中院辦公室綜合科科長周冠宇説,廣州微法院成熟的掌上移動互聯技術提供了其中一個重要載體,而有了載體和技術標準,才能考慮廣州互聯網法院下一步的訴訟規則重構。

  在暨南大學知識産權研究院院長徐瑄看來,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的廣泛應用,深刻改變了包括司法活動在內的全部社會生活。順應了這種發展趨勢的廣州微法院,將對人民法院司法服務能力的創新發展産生深遠的影響。

  南方網全媒體記者 尚黎陽

  通訊員 穗法宣

編輯: 李潤芳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