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南方都市報

廣東民企成大額捐贈主力軍 善款多投向教育扶貧

2018胡潤慈善榜捐贈總額過半出自廣東民營企業家,美的何享健成“中國首善”

2018-11-09 07:05 來源:南方都市報 盧凱陽

  自1994年《人民日報》發文為慈善正名,到2011年廣東省委省政府印發《關於加強社會建設的決定》,17年間,珠三角民間慈善事業經歷了漫長的甦醒期。

  廣東是民營經濟發展最為蓬勃的地區,同時深受港澳影響,民營企業和民間機構更早地接受國際慈善理念的熏陶,在早期慈善捐贈的組織形式上也深受香港影響。

  經國務院批准,自2010年起,每年6月30日被確定為“廣東扶貧濟困日”。彼時,廣東全省仍有3409個貧困村,人均純年收入不足1500元的農村貧困戶有70萬戶316萬人。

  政府的姿態,讓民間力量,尤其是先富起來的企業家們,對慈善事業的投入更加“理直氣壯”。此後,香江集團的劉志強、翟美卿夫婦,恒大集團的許家印,碧桂園楊國強、楊惠妍父女,美的集團何享健,騰訊的馬化騰、陳一丹等企業家多了一個身份--明星慈善家,數次躋身胡潤慈善榜前20榜單。

  不僅於此,廣東民營企業家也領全國之先,更早地思考慈善捐贈的規範化管理之路。2005年,在慈善事業破冰性文件《基金會管理條例》出臺的第二年,由香江集團設立的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註冊成立,成為國內第一個國家級非公募基金會,民政部批號為001號;兩年後,中國互聯網第一個全國性非公募基金會———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成立。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在全國範圍全面打響了脫貧攻堅戰。扶貧脫貧攻堅克難的重要階段,傳統的“灌水式”、“輸血式”的扶貧模式已然杯水車薪,民間社會化慈善更能為“精準扶貧”開啟一個多機遇的新命題。

  2015年,全國工商聯、國務院扶貧辦、中國光彩會發起“萬企幫萬村”行動,力爭3到5年時間,動員全國1萬家以上民營企業參與。

  隨後,恒大定點幫扶貴州畢節大方縣、碧桂園對口幫扶英德市西牛鎮樹山村、長隆啟動“長隆·林芝精準扶貧行動計劃”……今年,長隆集團更是獲評全國“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先進民營企業。

  南都記者梳理近五年胡潤慈善榜單發現,廣東民營企業是慈善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懷揣“共同富裕”的心願,民企參與鄉村精準扶貧之氣蔚然成風。《尚書·大禹謨》雲:“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所謂“惟和”,即倡導達成和諧狀態之向心力。照應當下,不外如是。

  廣東民企稱霸慈善榜 馬化騰一年捐139億

  梳理了近5年的胡潤慈善榜單可發現,在百人榜單中,總部在廣東的企業家均在20名以上,其中超過8成的企業家來自民企。

  2004年,《基金會管理辦法》正式出臺。這是改革開放後我國出臺的首部專門規範民間組織登記管理的行政法規,用以規範基金會的組織和活動。

  這一破冰之舉也預示著民間慈善捐贈從一種無序狀態走上規範化的正軌。同年,胡潤百富首設“胡潤慈善榜”,旨在倡導企業家們關注慈善、積極回報社會。

  人們對於企業家們的談論也從財富的多少轉移到更深層次的履行社會責任的話題上來。社會的關注與民營企業的捐助相輔相成,推動民間慈善捐贈蓬勃發展。

  從榜單創始之初,民營企業家就是中堅力量,而廣東民營企業家更是扮演著重要角色。在諸多榜單中,廣東、北京和上海一直都是捐贈企業最多的前三大慈善地區,集中了一半以上的企業。

  南都記者梳理了近5年的胡潤慈善榜單發現,在百人榜單中,總部在廣東的企業家均在20名以上,其中每年都有超過8成的企業家來自民企。

  而在捐贈額上,2016年成為分水嶺。這一年,騰訊的馬化騰和陳一丹分別以139.52億元和40億元佔據榜單前兩位,一舉將廣東民企的捐贈總額提升到近200億 元 ,佔 榜 單 總 額 的64.6%。

  在此之前的兩年,廣東民企雖然數量居多,但捐贈總額佔比僅為6.4%和3.26%。

  2017年,在捐贈總額下滑接近一半的情況下,廣東軍團仍盡所能貢獻力量。陳一丹再次排名榜單第二位,21位民營企業家上榜,捐贈總額約4.78億元,佔比29.11%。

  今年榜單中,慈善榜另一位“常客”美的集團創始人何享健以個人名義向和的慈善基金會捐贈20億元現金及所持美的集團的1億股,以74.6億元的捐贈總額拔得頭籌。廣東民企捐贈的總額也再次突破百億大關,佔比58.45%。

  2016年,由省工商聯牽頭的《廣東民營企業社會責任報告(2016)》首度發佈。報告評價,在經濟責任履行良好的基礎上,廣東民企開始兼顧更多的社會責任,展現了多層面廣東民企的實力和風采,樹立了粵商新形象。

  粵商捐贈熱衷教育扶貧 陳一丹25億港元設教育獎

  2017年,捐贈額前十名的廣東民營企業家中,捐贈投入到教育、扶貧、社會公益領域的分別有8位、3位、5位,2018年為4位、6位、3位。

  慈善捐贈須師出有名。梳理過往歷史不難看出,早期大多數捐贈都用於賑災或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後來隨著社會福利的完善、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教育、扶貧及社會公益成為最受捐贈者關注的領域。

  在近五年的廣東捐贈前十的民營企業家中,其捐贈也基本集中在這些領域。2017年,捐贈額前十名的廣東民營企業家中,捐贈投入到教育、扶貧、社會公益領域的分別有8位、3位、5位,2018年為4位、6位、3位。

  在教育領域,2016年,寶能集團董事長姚振華以集團名義向南科大教育基金會捐贈1億元,用於獎學獎教、助學助教;2017年,陳一丹以個人名義捐贈25億港元在香港設立“一丹獎”,成為全球最大的教育單項獎,初衷就是為了把全球對教育最好的研究成果展現出來;同年,時代地産岑釗雄、李一萍夫婦向中山大學捐贈1億元設立“中山大學時代發展基金”,主要用於“科研教育”與“醫療發展”。

  扶貧領域則因為廣東扶貧濟困日的緣由,成為民營企業家關注的重點。在首個扶貧濟困日上,星河灣創始人黃文仔認捐1億元,9個月後,再次捐資1.19億元,全面啟動從化呂田鎮獅象村的新農村建設,其模式更被外界評價為“造血式”扶貧。

  而數據顯示,碧桂園集團8年來在扶貧濟困日上捐贈總額達22.8億元;另外一位來自廣東的女企業家張茵女士,其創辦的玖龍紙業持續多年參加廣東扶貧濟困日活動,2017年捐贈3億元支持地方扶貧。

  在社會公益領域,2016年馬化騰承諾捐贈1億元騰訊股份注入正在籌建的基金會,並以集團名義向騰訊公益基金會捐贈2.5億元;而今年榮膺榜首的何享健則以個人名義向和的慈善基金會捐贈20億元現金及所持美的集團的1億股,用於支持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

  發起國內首個非公募基金 最早走上捐贈規範化之路

  香江集團、騰訊、時代地産、雅居樂、碧桂園、美的集團等相繼發起成立各自的公益慈善基金會。

  通過扶危助教、參與社會公益,廣東民企以實際行動在履行著社會責任,助力國家實現脫貧攻堅;而僅從慈善事業進程而言,廣東民企在推動職業化、專業化程度亦發揮著重要作用。

  民間捐贈或者説民企捐贈之所以經歷較長時間的復蘇期,其最重要原因是要理清捐贈的合法性。多年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研究的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沈洪濤介紹,“民企捐贈的錢,到底是屬於個人的錢還是企業的錢?個人慈善如何與企業慈善區分開?上市企業的資金使用更是要謹慎!”據她分析,廣東民企履行社會責任需要在更高層面去思考,尤其是職業化、專業化的運作。

  早在2000年,為使捐贈更有效、可持續地運轉,比爾·蓋茨及妻子梅琳達·蓋茨就創建基金會,通過“慈善基金+投資信託”的方式維持運轉,一方面建立資助項目的挑選評估機制,一方面還可通過投資信託實現資産保值、增值。

  2004年,《基金會管理條例》的出臺為中國非公募慈善基金打開了施展的空間,隨即廣東就誕生了中國首個國家級非公募基金。

  2005年,廣東香江集團捐贈5000萬,註冊成立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聚焦教育、扶貧、救災等領域。據統計,目前已累計對外捐贈超過10億元,受益群眾超300萬人。

  兩年之後,中國互聯網第一個全國性非公募基金會———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成立。其發起的人人公益網絡捐款平臺,將公益成功轉變為一種新的社交方式。

  此後數年,時代地産、雅居樂、碧桂園、美的集團等相繼發起成立各自的公益慈善基金會,成為廣東慈善事業不可或缺的正規軍和生力軍。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出臺,宣佈中國慈善事業開始步入法制化階段。

  面對巨大的捐贈善款與物資,如何監督承諾履行與捐贈使用,引發公眾極大關注,促使各類尤其是官方慈善機構必須更為開放、透明。

  畫像

  廣東“首善”們的慈善特點

  捐贈去向的背後往往離不開個人經歷或商業戰略

  飲水思源、回報社會,許多民營企業已經形成了以慈善為特色的企業責任文化。通過科學規劃與管理,來實現企業主營業務與慈善事業的良性、均衡發展。

  所以在胡潤慈善榜中,屢屢出現一些熟悉的身影就再正常不過;在這些身影中,捐贈最多者往往被冠以“首善”的稱呼。研究這些“廣東首善”的捐贈軌跡,我們不難發現,其捐贈的去向的背後往往離不開個人經歷或商業戰略。

  何享健

  家鄉情懷最濃烈 捐贈多投向順德

  2014年和2018年,何享健在胡潤慈善榜單中成為“廣東首富”,2018年更是登頂“中國首善”。過去五年,何享健總捐贈額近80億元,捐贈資金主要投在廣東順德,大力資助文化、養老、教育等項目,體現其對本土地區的高度關注和回饋鄉梓的樸素情懷。

  在令其衝上“中國首善”的一筆捐贈中,何享健以個人名義向和的慈善基金會捐贈20億元及所持美的集團的1億股,價值達74.6億元。

  該基金會由美的發起成立。其官網展示的完整的捐贈體系包括和泰安養中心、順德社區慈善信託、順德雙創基金會、順德和園、善耆養老家園、和藝術專項基金等。每個項目要麼落戶順德,要麼面向順德,可謂榜單中家鄉情懷最為濃烈的“首善”。

  此外,何享健先生極其重視培養子女和孫輩參與慈善。其子何劍鋒表示,價值觀才是最好的傳承,美德才是最大的財富。

  今年,在美的成立50週年的慶典上,美的宣佈捐贈1670萬元用於美的黃龍村結對共建新項目,推動順德基層治理和鄉村振興;捐贈1億元用於支持政府脫貧攻堅,標誌著美的向政企結對的精準扶貧模式展開新的探索。

  許家印

  兒時日子過得苦 扶貧始終是首選

  2015年的“廣東首善”許家印近五年的慈善捐贈金額接近58億元。

  關於捐贈初心,媒體援引最多的是他的成長經歷。據介紹,許家印自小是奶奶一手帶大,日子過得清苦。他曾在多個場合描述:自己帶到學校的饅頭和地瓜餅過了3天長毛了,捨不得扔,洗掉黴菌繼續吃。

  貧窮的經歷給許家印的生活烙上了深深印痕。梳理許家印的慈善脈絡,不難發現,在捐助的慈善領域中,扶貧始終是他的首選。

  2015年,恒大開始結對幫扶畢節市大方縣,無償投入30億元。2017年5月3日開始,恒大將幫扶範圍從大方縣擴大到畢節全市,再投入80億元,整個畢節市共無償投入110億元扶貧資金。

  産業脫貧、易地搬遷扶貧和就業扶貧是恒大精準扶貧祭出的三大利器。其中,針對烏蒙山區的自然條件和社會狀況,恒大投入57億元,打造西南地區最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和最大的肉牛養殖基地,打造中藥材和經果林等特色産業。

  在解決上下游方面,恒大引進79家上下游企業,形成了“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基地”的幫扶模式,建立起長效持久的脫貧機制。

  據統計,恒大成立22年以來,已累計捐款113億元。至今已幫扶畢節市30.67萬人口實現初步脫貧,到2020年還要幫扶72.46萬人穩定脫貧。

  馬化騰 陳一丹

  用技術賦能慈善 讓全民參與扶貧

  “首富”馬化騰及其拍檔陳一丹所構建的慈善模式,更多地體現了騰訊互聯網企業的技術賦能特性。

  2007年,騰訊成立公益慈善基金就牢固樹立了扶貧助困的理念;而其更大價值在於,在互聯網時代,構建了一個全民參與慈善的網絡平臺。今年騰訊基金會和騰訊研究院聯合發佈《互聯網+助力扶貧》報告,提出騰訊未來將運用“互聯網+”的力量助力扶貧的“造血”和“輸血”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憑藉其客戶粘性和流量優勢,騰訊公益捐助平臺已成為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公眾慈善籌款平臺,通過提供創新性的用戶參與方式,讓龐大的平臺能量為扶貧事業帶來極高的轉化效能。

  數據顯示,騰訊公益平臺佔比達90%的扶貧助困類項目,均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得到最為精準的救助。截至今年6月,騰訊公益上已有逾1.6億人次網友捐出善款,為數千家公益機構的4萬多個公益項目貢獻力量。其中,扶貧類公益項目籌款約35億元。

  騰訊基金會方面,截至6月份,已累計金額為15.81億元。比起馬化騰、陳一丹自身的捐贈,這樣的互聯網籌款平臺帶來的將會是一個全民參與的“互聯網+”特色扶貧之路,也為騰訊在技術賦能領域中開闢了新的商機。

  沈洪濤認為,企業履行社會責任不是簡單的做好事和捐錢,而是用商業活動去解決社會問題。要用精確管理來將社會責任上升到企業戰略層面,通過技術創新來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從而為企業自身發展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

  統籌:南都首席編輯 黃海珊

  采寫:南都記者 盧凱陽

  實習生 李毅斌 陳銳傑

  製圖數據來源:2014-2018胡潤慈善榜

編輯: 林濤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