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南方plus>南方探針

調查|養老護理:朝陽産業為何遭遇“夕陽困境”?

2018-08-09 17:00 來源:南方網 項仙君

  同樣作為護理行業,月嫂和養老護理員可謂同根不同命。  

  在廣州,前者月平均收費逾1萬,後者僅有4000的薪酬;前者市場火爆,各種培訓班座無虛席,後者門可羅雀,人員流失率高企;月嫂的職業認可度高,養老護理員卻往往抱怨得不到尊重。  

  7月底舉辦的2018年廣州市家庭服務行業技能競賽上,200多名參賽者中,從事養老服務類的參賽者僅有十幾名,月嫂類的則佔據過半人數。“現在市場需求量最大的還是養老類的服務。”廣州市家庭服務協會執行會長莫小英對記者説。  

  “這反映了養老機構的窘境。”廣東省惠州市一家養老機構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專業人員從事護理行業的人太少了,現在有許多高校都開辦了養老護理專業,但是畢業生很少從事養老護理工作,即便有人過來,很快都陸陸續續離開了。”  

  人口急遽老齡化的背景下,專業養老護理員短缺的尷尬,正成為養老産業發展的掣肘。  

  老與少  

  下午3點,在廣州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接受治療的彭婆婆午睡醒來,謝伊雯放下手中的雜活趕到病房,俯身貼近老人右耳,用極其柔和的聲音問詢其身體情況,始終面帶笑容。她將彭婆婆上身一側的床位搖高,攙扶著老人後背幫助其慢慢坐起,隨後用雙手輕輕地揉撫老人大腿,以促進血液循環。 

謝伊雯在醫院給老人進行護理

  謝伊雯動作嫻熟,手法得當,一看就知道接受過專業的培訓。她2015年來醫院從事護理工作,月薪4000元左右,主要照料術後康復的老年人,有時還會被請至家裏“一對一”服務。謝伊雯是一名90後,在護理行業這一塊,屬於少見的年輕面孔。  

  謝伊雯説,因為太過年輕,有些患者一時還不適應,覺得“太年輕了,你能照顧我嗎”。謝伊雯憑藉其過硬的技能,打消了患者的顧慮。  

  許多年輕人無法適應這種“又累又臟”的工作環境,過一兩周就走了。  

  在養老護理行業中,像謝伊雯這種年輕護理員少之又少,多半都上了歲數。廣州一家養老類服務公司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招聘護理的年齡標準在35至45歲之間,而實際上很多護理員早已超出這個標準。  

  做居家養老護理工作的王錦群,今年已經52歲。丈夫車禍離世後,她1998年從湖南湘潭南下廣州,剛開始做過鐘點工、擺地攤、收廢品,沒有穩定的工作,後來趕上廣州市人民醫院培訓一批護工,通過培訓拿到上崗證,之後18年都在醫院做護工,這兩年才轉去做居家護理。子女認為這份工作太辛苦,不想讓她繼續幹下去,但追求自立生活的王錦群,仍執拗地靠著每個月5400元的工資養活自己。  

  採訪當天,她剛結束一份工作。王錦群先前照顧一個74歲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婆婆,每天給她做飯、打掃衛生、洗澡,晚上帶老人外出散步,24小時連軸轉。婆婆情況穩定時還好,一旦病症發作起來,王錦群就苦不堪言了。“什麼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好難頂住那個壓力。”  

  誤解與無解  

  備感壓力巨大的還有養老機構護理人員。  

  李芹(化名)在廣東省東莞市某養老機構已經工作了8年,目睹了機構內養老護理人員的各種酸甜苦辣,人來人往。  

  她向記者抱怨,因為工資待遇低,社會地位又低,“在我們單位,很多護理員在家裏都是從來不説他在養老機構做什麼,只是説陪老人聊聊天,打掃衛生。”同家裏人缺乏溝通,導致經常發生誤解,得不到親人的理解和支持。  

  李芹講述説,去年機構裏有一個護理員,在這邊做了3年多,平時老公從來沒來過,但那天下班比較早就順便到了這裡,隨後直接上了她負責的樓層。當時護理員正在幫一個老爺爺洗澡,她老公看到後頓時發火,把她往外邊一拽,恨不得馬上帶回家。此後他們夫妻倆經常吵架,丈夫始終不理解她,後來就辭職了,另外找了份工作。  

  有時候,壓力也來自老人方面的不尊重。  

  “有些老人記憶力不好,整天這個東西少了那個東西少了,把我們當賊一樣防著。”李芹説,有個護理值班當天,一個老人突然發現少了兩百塊錢,怎麼找也找不到。隨即打電話給子女,可子女很少跟老人住在一起,也不清楚情況。但這個老人仍不依不饒,把護理人員攔在房間裏,非要叫她脫光了衣服搜身。“遇到這种老人真的感到很尷尬。”  

  火爆與冷落  

  工資是一個行業興衰直觀的晴雨錶。  

  相比養老護理每個月4000到6000元的薪資,在勞務市場上,月嫂這一行則異常火爆。  

  今年6月底廣州市家庭服務行業協會發佈的《2017年廣州市家庭服務業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月嫂行業每月的平均收費為10550元,同比增加11%。最高工資2萬-3萬元,而最低6000-8000元。  

  “哪工資高就往哪走唄!”從養老護理跳槽來做月嫂的劉宇月(化名)坦言,月嫂行業工資更高,哪個行業賺的錢多,自己就想去嘗試一下。  

  劉宇月之前在廣東省江門五邑中醫院做護理,負責照看生病癱瘓的老人。雖然這份工作勉強過得去,但因為才36歲,她想給家裏多掙一些錢,劉宇月便轉行做了月嫂。為此,她還特意報了幾個月嫂培訓班,學費8000多元,相繼拿到催乳師證、月嫂證、育嬰師證等四五個相關的從業資格證件。  

  剛起步不久,劉宇月目前的工資只有6000多元。而對於從事月嫂工作近5年的林春英而言,一個月可拿到1.2萬元左右。  

  去年新出臺的國標統一將月嫂由低到高劃分為6個等級,每個級別的收入不同,林春英屬於國家四級。做一單為期一個月,可以休息4天。她告訴記者,遇到的很多家庭待人態度友好,午睡睡過頭不會責怪,喂奶的時候也不讓她在一旁陪護,還會很體貼地勸她休息。加之工資高,林春英勸別人過來做月嫂而不是選擇養老護理。  

  同樣作為護理行業,為何月嫂與養老護理員的境況天差地別?華東師範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文軍向記者分析説,一個重要原因是受傳統家庭觀念的影響,許多家庭包括老人自己對家庭孩子的重視程度遠超過老人,在孩子身上更舍得花錢。  

  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也認為,一定程度上人們重“生”而輕“終”,月嫂更容易受到社會尊重。許多養老護理員跳槽轉行,老人的挑剔是一方面,另外則源自工作環境的區別。他説,照顧小孩可以收穫更多歡快,而整天跟老人打交道容易被沉悶情緒裹挾。  

  風口與缺口  

  工資待遇低、年齡偏大、學歷水平較低、專業人才短缺、人員流失率高等因素,成為我國養老護理行業發展的瓶頸。  

  我國當前步入老齡化社會,養老護理人員缺口大。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全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2.41億,佔總人口的17.3%。預計到2050年前後,老年人口數量將達到4.87億的峰值,佔總人口的34.9%。  

  據廣州市老齡網公佈的數據表明,2015年廣州市老年人口數為147.53萬人,養老機構需要11802名護理員。但廣州市2015年護理員數僅為4472人,缺口7730人。  

  雖然人們普遍認為養老業將成為一個投資風口,但現實情況是養老護理行業宛若一座孤城,外面的人不願進去,裏面的人也試圖逃出來。  

  廣州市友好老年公寓常務院長張慧清向記者透露:“目前與十幾家開設養老護理專業的學校建立實踐合作關係,他們安排學生在我院實習,但實習過後願意留下來的很少,大部分都轉行了。留下來的學生,現基本成為主管、保健人員和行政人員。”  

  據教育部組織的2014年《全國養老服務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情況調研報告》顯示,2012年起畢業的0.8萬名高職學生中有80%已跳槽到其他工作崗位。  

  北京勞動保障職業學院院長李繼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由於受到傳統觀念影響,人們總是把服務於人的工作等同於伺候人,把老年照護工作等同於伺候老年人,認為伺候人的工作是低端的,沒地位、沒面子,不受人尊重,低人一等,沒有發展前途。現在的狀況是一個畢業生有七八家就業單位在等待,但仍舊有許多學生和家長對這樣的專業有排斥性,從而使養老服務職業處在‘叫好不叫座’的窘境。”  

  這一情況導致目前的護理員基本上都是當年的下崗職工和社會待業青年,所有的護理知識都是工作後業務培訓學來的,很多民辦養老機構的護理員都是50歲以上的婦女,缺乏護理知識,更談不上護理質量。  

  護理員王錦群對業內情況很了解,她介紹,在市場上找一個滿意的養老護理員很難,很多操作水平欠缺,責任心不強。“操作時老人家出現什麼狀況,他們不能應對。”養老護理員年齡過大,也不利於提升服務的質量和水平,甚至容易埋下安全隱患。  

  作為“朝陽産業”的養老護理,儼然一派“夕陽”氣息。  

  遠水與近渴  

  寧波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最近做過一份關於寧波市養老護理員職業倦怠現狀的調查,發現在400名調查對象中,58%的養老護理員處於中度情感衰竭狀態,表現為工作負荷大、身心疲憊、福利待遇與付出不成正比、缺乏社會支持、得不到尊重等。  

  民政部福利中心課題組此前研究提議,有關部門需制定同人口老齡化水平相適應的人才培養專項規劃和政策支持。同時打通養老服務人才職業發展的上升渠道,提供可預期的職業穩定感以及持續激勵機制,解決養老護理人員低端化發展的怪圈。對於養老護理員對老人的照顧就是“保姆”的工作這一傳統觀念,課題組則認為,改變社會對養老服務人員的傳統認識和評價任重道遠,養老護理人員和老年人及其家屬也要彼此尊重。  

  文軍表示,要健全養老護理服務市場,必須大幅度提高其從業人員的待遇和職業保障,加大政策的扶持力度,逐步適應市場化標準。  

  為緩解養老護理行業存在的工資過低現象,推進護理人員隊伍“穩心留根”,今年年初以來,多地相繼出臺補貼舉措。  

  據報道,湖北武漢市民政局5月底出臺規定,對已取得國家養老護理員資格,並在武漢市護理崗位連續從事2年以上的人員,給予一次性的獎勵補貼,根據持證類型補貼為500元至5000元不等;連續從事滿2年的持證人員,從第三年起,每月發放100元的護理崗位補貼。鄭州市今年年初修訂完善的《鄭州市資助民辦養老機構實施辦法》新增養老護理員崗位補貼一項內容,根據從業年長給予每人每月100至200元不等的補貼。  

  為引導更多大中專院校畢業生和專業化的年輕人入職養老服務,江蘇省無錫市給予的獎勵力度前所未有:對取得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畢業證書、專科學歷畢業證書及中專學歷畢業證書的養老護理崗位工作人員,分別給予60000元/人、48000元/人、36000元/人的入職獎勵。  

  廣州市民政局和財政局也於今年4月12日發佈了《廣州市養老機構服務人員就業補貼及崗位補貼試行辦法》。辦法提出,入職民政部門許可的養老機構,在養老服務一線工作並滿足條件的從業人員,可以申請就業補貼和崗位補貼,最高兩萬元。  

  雖然這份辦法僅針對養老機構的相關服務人員,但廣州市家庭服務協會執行會長莫小英錶示,這反映了一種趨勢,未來的養老家庭服務也將會向更完善的方向發展。  

  然而目前出臺有吸引力補貼方案的畢竟只是少數幾個大城市,能多大程度上改善整個養老護理行業面臨的局面,前景依舊不明朗。社會觀念的轉變也遠非一蹴而就。  

  彭澎對此並不擔憂,他樂觀估計,養老産業再過十年會有極大的發展。“現在的老人富裕的還不多,子女能全面贍養的也還不夠,稍微富裕的老人觀念還沒改,很多捨不得花錢。”他説,等到富裕起來的中年一代開始變老,有足夠資本也有強烈意願在養老上進行高消費,將助推養老護理員市場更新換代。  

  【記者】項仙君

  【實習生】楊柳 霍嘉敏 

  【校對】葉劍華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客戶端 南方探針

編輯: 林湄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