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南方plus>南方探針

畢節小“候鳥”來深圳過暑假,輾轉5趟車終跟父母團聚

2018-08-10 07:01 來源:南方網 李業珅

   “爸爸!”8月3日晚上9點10分,在深圳龍崗汽車客運總站,黃藝豪見到了在深圳打工的爸爸黃小果,才稍微露出了點笑容。為了這一刻,他和叔叔黃則3日早上6點便從老家啟程,輾轉了5趟車,才抵達深圳,在途中還曾吐了好幾次。

  他們的老家,在貴州畢節的一個小山村,從那到深圳,是一趟需要輾轉數次的路程。平日裏,藝豪和兩個堂哥由太公照顧,這是他第二次暑假來深圳和爸媽團聚。“我爸會開車來接我!”路途雖遙遠奔波,但藝豪覺得能坐上爸爸的車,是這個暑假最開心的事情。

  8月,天氣炎熱,貴州織金縣以那鎮沙田村,地處山區,儘管正午的太陽挂得很高,但這裡還帶著爽爽涼意。從沙田村下車,再走20分鐘的鄉路,就到潘後寨了,鄉路雖然做了硬體化路面,但因為坡度太陡,只有越野車或摩托車敢走,村民們大多選擇步行。

  繞過一片玉米地,在半山坡上,便是村民黃德忠祖孫四代的家。黃德忠今年73歲,帶著四個孩子留守在家。黃則今年17歲,在幾個孩子中年紀最大,是黃德忠的孫子,黃藝豪、黃書航、黃昌龍是黃德忠的曾孫,分別上小學一、二、四年級。

  放了暑假,雖然幾個孩子湊在一起,但暑假生活卻懶散而單調。早上起床,黃藝豪兄弟幾個胡亂洗了把臉,就跑到後屋按開電視,看了幾個小時後,黃藝豪想起暑假作業還沒寫,拎來了作業本,倚在門框上,但很快又被電視裏的動畫片吸引了。黃則年紀大些,已經不喜歡跟幾個“小豆子”混在一起玩,他更青睞手機裏的幾款遊戲。

  “管不了他們,幹完農活,再顧著他們吃飯就夠忙的了。”中午,黃德忠剛曬完豆子,躺在床上睡著了,醒來一抬眼,發現已經兩點半,孩子們的中午飯忘了做,他趕緊起來,煮了豆角,用煤爐蒸了木桶飯。

  熱乎的飯端上桌,孩子們卻不買賬。黃藝豪躲到其他房間,跟家裏的大黑狗玩了起來,黃書航和黃昌龍只顧盯著電視,黃德忠喊了他們幾聲沒人應,乾脆放棄了。只有黃則坐到桌邊,就著豆角蘸辣子吃了一碗飯,“太公做的菜不好吃!”黃藝豪瞥了一眼桌上唯一的菜——清水豆角,偷偷告訴記者。

  幾天前,黃德忠接到孫子黃小果的電話,説想讓兒子黃藝豪到深圳過暑假。黃德忠尋思,這也是個辦法,在父母身邊,畢竟對孩子管教也好。但黃藝豪太小,家人商量決定,讓他跟叔叔黃則一起去。

  小孩第二天要出遠門,黃德忠一家下午便開始忙活起來。黃德忠拿出過年曬的臘肉,在煤爐上燒得劈啪作響,黃書航和黃昌龍兩兄弟負責打水,洗去臘肉上的焦黑;黃則帶著黃藝豪到鎮上買了哥哥喜歡吃的豆干,家人的問候變成特産,一件一件被裝進黃則出行的揹包裏,兩人也即將踏上“候鳥”旅途。

  旅途並沒有想象的那麼輕鬆,從老家貴州畢節織金縣以那鎮沙田村到深圳龍崗,藝豪和叔叔黃則一共轉了5趟車。按照計劃,他們要先坐麵包車到鎮上,從鎮上坐大巴到貴陽金陽客運站,從客運站坐車到貴陽北高鐵站,乘坐5個小時高鐵後,再到廣州中轉坐大巴去深圳龍崗。

  3日早上6點,以那鎮上下起了暴雨,原本6點半出門的計劃,推遲到了7點。等到雨稍微小點,兩人和太公撐傘走到村口,才坐上去鎮裏的麵包車。他們要趕的是鎮上去貴陽的大巴,最早的這班是7點40分,要是錯過,就得等到9點,那肯定要誤高鐵了。

  一路上,黃則和藝豪話不多。因為沒吃早飯,加上暈車,一上大巴的藝豪,開始有點不舒服,即便貼了暈車貼,也無濟於事。黃則説,藝豪從小就暈車,坐高鐵還好點,要是碰上坐大巴,“不管是吃藥還是貼暈車貼都沒什麼用。”

  除了身體上的不適,去深圳的途中也是一波三折。10點20分左右,黃則和藝豪坐車到了高鐵站,換票時發現忘了帶身份證,沒有太多出門經驗的黃則,頓時手足無措,最後問了工作人員,才趕緊跑去臨時身份證辦理窗口補辦證件,在列車檢票還有5分鐘關閉時,兩人匆匆進入閘機口。

  10點50分,由深圳北開往廣州南的高鐵準時發車。正值暑假期間,車廂裏到處是出行的家長和小孩,十分熱鬧,但藝豪卻顯得與這熱鬧場景格格不入。由於一直在趕路,黃則忘了提前準備車上的食物,兩人只能吃太公給他們準備的蛋糕充饑,還沒從轉車奔波中緩過神來的藝豪,也吃不下太多東西,只能蹲在地上,身子趴在高鐵座位上來緩解不適。

  下午3點40分,黃則和藝豪抵達廣州南站,由於高鐵票緊張,沒買上直達深圳高鐵的他們,只能在廣州南再坐大巴去深圳龍崗。在擁擠的人潮中,黃則帶著藝豪在售票窗口買上了5點20分出發的大巴。

  週五的下班高峰,廣深路上十分擁堵。8點50分,大巴駛入龍崗汽車客運站,比預計晚了半個小時。經歷一天的舟車勞頓,兩人的身體到了承受的極限,藝豪在大巴上吐了幾次,下車後蹲在了路肩上,等待父親的到來。

  “我爸説開車來接我!”儘管旅途顛簸,藝豪眼睛還直直地盯著車流,捕捉父親的身影。

  二十多分鐘後,一輛國産的SUV停在了路邊,一個穿著時髦的年輕人從車上走了下來,如果不是黃藝豪走上前,很難讓人聯想到,時髦的黃小果竟是孩子的父親。

  “孩子媽媽上夜班,快下班了,等下回家裏等小孩。”黃小果説,自己是90年的,和妻子已經來深圳打工將近7年,現在自己做電工學徒,有了一點經濟基礎,為了回老家方便,攢了幾年錢,剛買了一輛車。之前也想過把孩子接過來,但是考慮到經濟成本,和無人照看,先暫時放在老家,等條件再穩定一些了,再把兒子接過來。

  黃小果説,去年他接孩子來過,路費花銷不少,今年唯品會公益助學有一個“畢節受助學子赴粵團聚”的項目,可以提供往返的車票費用,他便提出了申請。

  黃小果説,這幾年不在孩子身邊,對孩子虧欠不少。未來自己跟老婆定了一個三年的計劃,想著三年攢攢錢回老家蓋一個房子,在深圳再跟師傅多學幾年技術,回老家開個小店,守在孩子身邊。

  【記者】李業珅 曹嬡嬡

  【攝影】羅斌豪

  【統籌】謝苗楓

  【校對】馮志堅

  【來源】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客戶端

編輯: 廖智晟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