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南方plus>南方藝見

“藝癡”一家人5年辦展14次,實現“詩意棲居”浪漫夢想

2018-11-05 15:26 來源:南方網

  印章收藏、拓印、作詩……這些乍一聽是高門檻的藝術創作卻在一個小家庭裏完美融合,實現了“詩意棲居”的浪漫理念。

  近日,廣州紫泥堂藝術中心籌辦了一個特別的展覽——“詩意盈門”寄荃齋三人精品展,展出藝術評論家侯軍與其妻子李瑾、女兒侯悅斯的藝術作品,開展首日就吸引不少觀眾前去觀賞。

  在這個講究“詩和遠方”的藝術家庭裏,每個人都有著各自獨特的藝術夢,而這也是他們在5年內辦的第14個展覽。

  ▶▶用收藏的閒章印文成詩作為賀卡

  ▲侯軍

  多年以前,侯軍讀過一本書,叫《藝術化生存》,主要是講如何讓人生親近藝術,讓藝術走進家庭,闡釋的是海德格爾“詩意棲居”的理念。“我的心被深深觸動,從此開始嚮往那種充滿藝術、充滿詩意、充滿浪漫的生活。”

  然而身處快節奏生活的深圳,每個人都像陀螺一樣忙得疲憊不堪。侯軍認同“文化是閒出來的”這樣一個觀點,在深圳報業集團擔任副總編輯多年後,侯軍從辦報一線退居二線,時間充裕了,心態也鬆弛了。

  “不必再像以往那樣每天簽稿審樣,也不必整天繃緊神經,生怕漏掉新聞。換了一種心情,也就等於換了一種活法。”有了閒暇以後,侯軍開始玩自己的遊戲——收藏印章。

  ▲侯軍書集印詞《沁園春·自壽》(節選)

  2012年新年前夕,侯軍照常給親朋好友寄新年賀卡,他突發奇想,用現有的閒章重新組合印成一首小詩:“我見青山多嫵媚,津門長客胡不歸?煙雲供養松巢客,不看人面免低眉。”這首由六枚印章印成的小詩抒發了侯軍當時的心境,同時也回答了親友們對他新年為何不回故鄉的疑問。

  在印好詩句的小宣紙上,侯軍再用毛筆把詩句抄錄上去,製成一個很漂亮的印屏。所有收到侯軍這個特製賀卡的親朋好友都非常喜歡,甚至要求“加印”,紛紛打來電話説要收藏。

  ▲侯軍書集印詞《朝中措·山居逸興》

  侯軍由此悟到,這個靈機一動冒出來的新鮮玩意兒,潛藏著某種特殊的美感,或許孕育著一種新的藝術形式。此後,侯軍開始有意識地集印為詩,創作如泉水般涌出,家中的藏印很快就不夠用了。

  “我又找陳浩、李賀忠、羅雲亭、車帝麟等篆刻行家‘借兵求援’。當集印詩詞積累到一定數量時,便與陳浩、李賀忠聯袂推出了我家的第一個展覽《集印為詩》”。侯軍回憶,這個集印詩展2013年在深圳首展,2014年先後赴汕頭、包頭、天津、海寧等地巡展,全部展品都意外地被藏家們“掃蕩一空”。

  ▶▶把家裏裝修成“陜北窯洞” 藏品拓成藝術品

  ▲李瑾

  先收藏後創作,這是侯軍一家“玩轉”藝術的思路。20年前,深圳博物館曾舉辦過一次陜西民間藝術展。侯軍的妻子李瑾看過之後興奮得睡不著覺,專門去找主辦者商量,一次性買斷了幾乎全部鳳翔泥塑,裝了幾大箱子搬回家。侯軍笑稱這種情緒性“掃貨”如同家常便飯。之後李瑾還去了一趟延安“萬花村”,親身體驗一天農家生活回到深圳後就提出了一個“偉大構想”:一定要在家裏整出一個“陜北窯洞”來。

  ▲王煒題雙牛磚拓

  李瑾説做就做,她拿出一個房間辟為“窯洞”,找設計師畫出“土炕”的圖紙,安排裝修隊照此施工;精選出一張女兒的剪紙,作為“窯洞”木窗的樣式,專門跑到中山三鄉的古舊傢具市場去尋覓刻工,定制了七對木窗;到處蒐羅北方傢具,如刷紅漆的大櫃、鑲著花的躺櫃、四面雕花的床頭櫃、舊木翻新的椅子……

  像模像樣的“陜北窯洞”就此落戶在這個現代化公寓裏,成了朋友圈裏的一個“景點”。相識的朋友同事聞風而至,緊接著就帶著一批批不認識的客人結伴來“打卡”,一度還要提前預約。這讓李瑾的“收藏癮”一發不可收拾,與其他收藏家不同,她直接把一個家變成了“收藏品”。

  ▲胡雲生為神鹿磚拓配畫《佛手清供圖》

  依託這些藏品,李瑾又對古老的傳拓術産生了興趣。磚頭、瓦片、木頭、雜物……家中的收藏品無一例外成了李瑾《我拓我家》藝術創作的原材料,甚至把日常所用的勺子、梳子、櫃子、茶托盤、燉湯用的海馬、剛出生的外孫女的小腳丫等也“拓”成了藝術品。事實證明,恰恰是這些出人意料的“拓品”,讓李瑾的展覽顯得別出心裁、富有生活氣息。

  李瑾的拓印作品自推出就引起強烈反響,繼2015年在深圳文博會期間于鳳凰古村首展之後,三年來《我拓我家》這一展覽又相繼在天津、麗江、青島、淄博等城市巡展,其中有六幅作品被聯合國《東方視覺·華人藝術大展》選中,在聯合國成立70週年之際于紐約聯合國總部大廈亮相。

  ▶▶詩詞作品吸引書畫家聯袂創作

  ▲侯悅斯

  在侯軍和李瑾的熏陶下,侯軍的女兒侯悅斯從小就透露出藝術氣質,喜好古詩詞和戲曲。“她七八歲的時候,有一回又連著三天發燒都要堅持去聽京劇,勸不下來。”李瑾坦言自己從來沒有在藝術方面刻意培養女兒,全憑她自己的興趣。

  從小侯悅斯喜歡剪紙、集郵,並逐漸被詩詞戲曲吸引。由於中學起就學日語,她又迷上了日本的代表性戲曲歌舞伎,在日本留學期間還選擇了一個很冷僻的專業——佛教美術,由此也把侯軍一家的欣賞領域擴展到梵音佛境。如今侯悅斯任職于中央美術學院的人文學院,繼續在自己熱愛的領域裏發揮才華。

  ▲田耘為侯悅斯繪製詩意畫《咏落梅》 

  之所以會把侯悅斯的詩文和書畫融合展覽,侯軍回憶起《集印為詩》在天津巡展期間兩位藝術家的一次談話:“當時山東畫家田耘和南京書法家朱德玲都覺得侯悅斯的詩詞有畫意,適合繪製成詩意畫或寫成書法作品,當即決定以此進行創作。”

  不久,圍繞侯悅斯作品展開的《詩意丹青》詩文書畫跨界融合展覽在天津推出,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比單純的畫展和書展的效果都要好。

  ▲朱德玲書侯悅斯《踏莎行•麗江》(圓光)

  畫家畫詩意,書家錄詩詞,都是古已有之的藝術形式,但是兩位藝術家聯袂為一個晚輩的詩詞定製作品卻並不多見。 “我們一家不是藝術家,只是純粹喜歡中國傳統文化、喜歡美,這是當下很多人所看不到的,我們也希望能在生活中用點滴行動把這些傳統文化延續下去。”侯軍説。

  ▲觀眾在參觀展覽

  據悉,本次“詩意盈門”寄荃齋三人精品展集結了《集印為詩》《我拓我家》《詩意丹青》三個展覽精品330件,這也是侯軍、李瑾、侯悅斯一家的首次合作展覽,展覽將持續至11月22日。

  【撰文】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黃堃媛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客戶端 南方藝見

編輯: 劉建維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