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南方plus>粵有料

現代牛郎織女愛情故事:買車、送快遞、做化粧品…異地戀騷操作來襲!

2018-08-17 18:59 來源:南方網 歐楚欣

  今天七夕,是傳説中牛郎織女這對“異地戀”一年一度團聚的日子。不論傳統如何,反正現在的七夕,已經又(我為什麼要説又呢?)被過成了情人節!於是,有料哥今天撩了五對異地情侶,留學生、飛行員、化粧品工程師、國企職員……跟大家一起來圍觀“現代牛郎織女”的苦辣酸甜——

  微信總在等待回復,聊著聊著就失蹤  

  

  蘇燦和李茵相戀五年,高中畢業後,蘇燦留在廣州讀大學,而李茵前往英國倫敦留學。時差8小時,相隔近10000公里,他們的見面成本從廣佛地鐵票升級為國際機票,平時只能通過網絡聯絡。  

  初到英國時,李茵學業繁忙,加上有時差,常常聊著聊著就突然“失蹤”,即時的微信變成了數小時後才有回復的留言板,兩人因此産生了不少誤會。後來,蘇燦發現過分擔心還不如坦誠信任,“她大多數時候是因為沉迷學習才不回我。”  

  在蘇燦看來,時差並不是異國戀最難過的坎,生活環境的差異才是兩人之間溝通的最大障礙。異國戀兩年裏,因為無法親身參與到對方的生活中,兩人常常會因為找不到話題而苦惱。“可能我給她發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在幹嗎’了,但也不是尬聊,就是多溝通。”  

  不過,蘇燦覺得異地戀也不儘是壞處,“經常見面反而會因為生活上的瑣碎而産生更多矛盾,異國見面本來就少,大家都會更小心維護感情。習慣這樣的節奏後,基本上沒什麼矛盾了。”

  在蘇燦看來,要讓感情保鮮,除了要一直主動關心對方的生活,還得不時準備一些小驚喜。去年李茵生日時,蘇燦親手折了一盒紙玫瑰,花了200元國際郵費寄到她的學校。這份漂洋過海的手作禮物讓李茵十分感動。  

  未來,李茵打算畢業後留英工作兩年再回國。一想到兩年後可能要像“牛郎織女”過上一年只能見一次面的日子,蘇燦有些難過,但還是選擇理解她。“我們支持彼此的理想,是為了有一天可以殊途同歸。”  

  為了克服同城異地戀,他專門買了一輛車  

  

  楊浩是飛行員,女友小月是乘務員,雖然都在同一個航空公司上班,但聚少離多。“我們的航班行程不一樣,兩個人總是飛不到一塊。”平日裏,雖然兩人都住廣州,但一個在花都,一個在白雲,單程開車要2個小時。  

  楊浩説,因為職業的關係,兩人有時一個月都見不到兩次,最長記錄是18天沒見過一次面,屬於比較坎坷的同城異地戀。小月常常跟楊浩吐槽,説她受不了半夜下班後一個人拎行李回家的忐忑,受不了不能見面的“我想你”,受不了難過時候只能聽嘴上的“抱抱”。  

  為此,楊浩在參加工作後的第三個月就買了一輛車。“因為她住得遠,我不放心,只想接送她回家,讓她平平安安的。事實上我不在的時候更多,只是能見面我都想要開車去找她。”  

  楊浩無微不至的照料讓兩人的感情保持升溫。他們倆經常飛國際航班,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買一些小禮品當做紀念,漸漸地,收集各國各地的冰箱貼成為了他們不約而同的習慣,家裏光禿禿的冰箱被貼得花花綠綠的。  

  “我們在同一行,彼此都能理解對方的辛苦,相聚時對方做一餐簡單的飯菜,都覺得特別溫馨。”楊浩説,其他異地戀的情侶可能會選擇出去吃飯、逛街、旅遊,但他們就喜歡窩在家裏哪兒都不去,待在一起就覺得心滿意足,他玩著電腦,她看著劇,即便沒有交流也覺得很愜意。  

  她搬家拉了一箱化粧品,全是他做的  

  

  明哥在廣東一家公司做化粧品工程師,女友萍萍則在深圳當一名心理諮詢師。兩人認識了12年,上大學時在一起,一開始就是異地。三年來基本上是網戀,平時維繫感情靠微信聊天,一個月見兩次面。  

 

  由於長期分隔兩地,明哥覺得異地戀最煎熬的就是“她需要我時,我並不能在她身邊”。為了彌補,明哥一直在花心思給萍萍多送禮物和製造驚喜。身為化粧品工程師的他,是一個動手能力超強的達人,“她來找我,幾乎每次都大包小包地帶一堆化粧品回去。”  

  萍萍帶回去的瓶瓶罐罐,除了部分是買的以外,大多是明哥針對她的膚質精心設計自製的。面霜、手霜、乳液、爽膚水、BB霜、唇膏、口紅、卸粧水、面膜……幾乎各種各樣的化粧品和護膚品都有做過的。“她前段時間搬家,化粧品一個行李箱都裝不下。”  

  明哥笑著説,萍萍老是自稱自己是“小白鼠”,“這跟微商自製的玩意不一樣,我做給她的是真材實料下血本的,經過檢測,質量有保證。”對於兩個人的未來,明哥表示非常有信心,再過幾年,等他們都沉澱一些工作經驗之後就會結束異地戀。  

  未參與對方生活,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  

  

  條件艱辛的異地戀催生別樣的浪漫,但更多是在習慣沒有對方陪在身邊的日子。傷心時沒有擁抱,開心時無法當面分享,最需要陪伴時總是不在,這些細小的失落時刻逐日積累,難免會消減愛情的熱忱。  

  在廣州和深圳工作的丸子和小斌,相戀一年多,在半個月前分手了。那高鐵2小時就能到達的距離,在丸子看來已經變得十分遙遠。  

  丸子還記得,他們最後一起吃飯時,坐在對面的小斌一直在玩手機,説是有工作的事情要回復,“他興高采烈地談工作,但又好像怕我無聊生氣,有時也會抬頭瞄我一眼,跟我主動説幾句話。”丸子説,他們都在媒體行業工作,平時難湊時間在一起,好不容易見面,也總被工作佔據了相處時間。  

 

  這樣的見面是他們異地一年來的常態,每次見面前都會早早安排好豐富的行程,但最開始的期待往往變成遺憾。“見面時間很短,珍貴到捨不得把時間用來發脾氣和鬧彆扭,但委屈久了,熱情也會淡”。  

  丸子調侃,明明在談戀愛,卻總有種自己是單身的錯覺:慢慢習慣一個人,慢慢從熟悉變得陌生,慢慢要很久才想起要打個電話。“最久的一次,我們一個星期都沒有説過話,有時都快要忘記了我還有個男朋友。”沒有激烈的爭吵,沒有悲傷的哭喊,丸子的異地戀就這樣無疾而終。  

  快遞和音頻,縮短關心的距離  

  

  22歲的阿橙和小哥認識了六年,在一起四個月。比阿橙大三歲的小哥在上海的一家國企工作,而阿橙在廣州上大學。  

  阿橙平時很少網購,但經常出門拿大大小小的快遞,因為小哥總會在網上給她買各種東西。雖然每次拿快遞時,阿橙都會嘀咕“不知道他又買了什麼”,但回到宿舍,總是迫不及待地拆開。“有一次,我淩晨看球賽時無意説了句好想吃周黑鴨啊,然後第二天立馬收到京東送來的一箱鴨脖。”  

  阿橙是資深的曼聯球迷,小哥以前不怎麼看球,但受阿橙影響,現在曼聯比賽場場不落下,兩人總是約著一起看球賽。不過,説是“一起看”,實際上就是異地的兩個人坐在各自的電腦前,一邊看球,一邊用手機視頻聊天。有時宿捨得網不好,球賽畫面卡住了,阿橙就會喊手機屏幕對面的小哥:“快,給我播一下!”然後,視頻聊天的畫面就會從小哥的笑臉轉到了球賽。  

  兩人平時少見面,但小哥一直在用獨特的方式陪伴阿橙。“他聲音很好聽,每天都會錄一段音頻發給我,從開始那一天到現在都沒有中斷。”有時候,小哥會給她讀一些寫得好的文章段落,心情好的話,就會錄些原創音頻。如今,阿橙的手機裏已經攢了100多條音頻。  

  “他會從日常的小事做起,讓我感覺好像廣州到上海並沒有很遠,會覺得溫暖就在身邊。”現在放暑假,阿橙去了上海實習,兩個人終於可以像普通情侶一樣一起吃飯,牽著手在城市到處走走。  

  情話千遍,不如在你身邊。遠距離戀愛,見面靠吃土,“抱抱”靠腦補,異地戀人們可謂是吃盡了相思苦。不過,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時間和距離都抵不過兩顆心的靠近。有料哥在這裡祝所有的有情人都能修成正果,皆大歡喜!  

  【策劃】肥 曹嬡嬡  

  【撰文】歐楚欣 

  【視頻】金祖臻 吳揚  

  【製圖】歐楚欣

  【實習生】陳夢璇 陸璐 鐘璐瑤 楊曉彤  

  【校對】符如瑜  

  【作者】 歐楚欣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客戶端 南方號~深度~粵有料

 

 

編輯: 于艷彬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