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深圳新聞

搭建平臺,培養觀眾,青年戲劇人在深圳“試驗”

2018-11-08 09:34 來源:南方日報 郭悅

  不久前,第六屆烏鎮戲劇節圓滿落幕。這個全國最有影響力的戲劇節開始的前兩天,在1300公里外的深圳,大型原創本土話劇《大榕樹下》剛剛結束它的首演,一連演了7場。

  在主創團隊中,除了藝術總監從容、總導演孫清河、舞臺總監梅玉文等行業資深人物,更不乏製作人劉子源、導演潘騫等深圳本土青年戲劇人的面孔。

  近年來,深圳本土戲劇發展迅速。其中,本土青年戲劇人創辦的戲劇團體在其中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比如,政府主導的南山戲劇節由荔枝青年劇團具體執行。9月剛結束的第二屆南山戲劇節吸引了近15萬人關注。

  1995年深大創辦藝術系以來,深圳聚集了一批戲劇專業人士。23年過去,2012年畢業的陳祈充創辦了甸甸巴士戲劇社,開深圳粵語戲劇社之先河;2014年畢業的劉子源創辦了荔枝青年劇團,將南山戲劇節打造成了一個知名文化品牌……

  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在將戲劇本土化的基礎上做更多延展,可以用“城市戲劇”來概括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城市戲劇是什麼,將給深圳帶來什麼?深圳未來該如何發展城市戲劇?讓我們從南山戲劇節開始説起。

  南方日報記者 郭悅

  搭建平臺 培養觀眾

  “深圳給了戲劇足夠的空間”

  沒有一人離席,臺階上也坐著觀眾,9月14日晚的華夏藝術中心小劇場,木偶物件肢體劇《小兵張嘎》落幕後,有觀眾站起來和演員討論起了表演細節。

  9月16日,一隻神奇的“兔子”出現在歡樂海岸購物中心中庭,不開口卻將公共空間變為“療愈場”,在舒緩的音樂下隨機與路人展開互動,牽手、走路、擁抱……

  1個月,21個劇團,24部作品,近100場演出……整個9月,一批世界級的戲劇團隊聯袂國內各地及深圳本土戲劇人,打造了一批精品劇目。從先鋒話劇到創新演繹的紅色題材,南山實驗劇場、華夏藝術中心小劇場、南山文體中心劇場、深圳大學簡閱書吧、各大商場……幾乎每天都有戲在上演——這是深圳第二屆南山戲劇節。

  在承辦南山戲劇節之前,總導演劉子源不曾想到,演出結束後觀眾會站起來和演員討論演技,買菜大媽和公司白領會在同一個群裏討論劇本。“這個真的可以做下去,一下子有了信心。”他説。

  “深圳給了戲劇足夠的空間。”劉子源告訴記者,深圳的觀眾一方面具有鑒賞力,一方面接受度高,“他們的口味不固定,抱著探討的心態而不是用一個定式標準來評價你。”

  正因如此,南山戲劇節才能在1個月內吸引近15萬人關注。定位為“做城市青年人喜歡的戲劇平臺”,南山戲劇節在2017年由南山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以下簡稱“南山文聯”)發起。談起當初的想法,南山文聯主席段鋼告訴記者:“戲劇相對舞臺劇成本低,而且更能夠反映生活,深圳特別是南山區的白領人群又很龐大,他們是很好的戲劇觀眾。”

  “深圳缺乏的不是戲劇人。當戲劇觀眾夠多了,從中都能成長出好的戲劇人。”劉子源説。於是,除了將全國乃至世界優秀戲劇作品引入深圳,普及戲劇、培養戲劇觀眾成為了南山戲劇節的另一使命。

  正如“人人都是戲劇+”的標語,南山戲劇節提供平臺希望讓更多人參與到戲劇中來。在南山戲劇節專業人員指導下,華潤劇社帶來了諷刺喜劇《群猴》,去年的《北門劇市》和今年《打工的人》則由富士康工人自導自演,今年企業展演部分的《原野》則由非職業的都市白領主演,“戲劇走進社區”更加拉近了居民和戲劇的距離……

  “戲劇+小白”“戲劇+企業”“戲劇+療愈”“戲劇+社區”……“當他們自己成了演員,他們的朋友就會成為戲劇觀眾。”劉子源説,在本屆南山戲劇節,一個月內開展了將近10個工作坊活動,將普通人培養為演員和導演。

  在經濟發達國家和地區,文化跟進很重要的一個標誌就是城市戲劇的發展。“深圳是一個年輕城市,城市戲劇非常適合它,”深圳大學影視戲劇表演係系主任王維斌認為,城市戲劇不僅主題貼近城市,將城市元素、城市人納入戲劇中都是城市戲劇的表現,“而南山戲劇節走進社區、企業,甚至走進人的內心的形式,賦予了城市戲劇更廣闊的外延。”

  發力原創 拓展市場

  “深圳這座城市滋養了我”

  1995年,深圳大學師範學院藝術系戲劇表演專業的成立,為深圳的原創話劇和青年劇團儲備了“人才動力”。而劉子源正是2014年的畢業生。

  那時候,深圳幾乎沒有專業的戲劇團體和戲劇類公司,只有以創作曲藝、小品為主的團體。“班主任建議我做一個本土劇團,於是就有了荔枝青年劇團。”

  從最初只有2人,排練時間、燈光道具、票務全部包攬,到現在分工明確的十幾人的團隊,承辦起整個南山戲劇節,荔枝青年劇團在5年間成長為深圳本土青年劇團的代表。

  “我們的第一個項目是龍崗大學生戲劇節,聯合了20多個大學的30多個團隊進行比賽展演。”劉子源説,之後通過承辦龍崗青春戲劇社活動、寶安戲劇月……荔枝青年劇團的經驗越來越豐富。

  《劉小源與李小花》是他們的第一個作品,2015年,這個將視角聚焦在“深漂人”身上的作品剛誕生便收穫了大量關注,“票賣了八成,演了2場獲得了12萬票房。”劉子源説。

  從這之後,他們便在本土原創劇目上不斷發力。小劇場戲劇《四根火柴人》、音樂劇《留下來的理由》、音樂劇《幸福百分比》……短短5年時間,荔枝青年劇團的原創作品層出不窮。

  “是深圳這座城市滋養了我”,劉子源回想起自己初二時曾第一次登上戲劇舞臺,曾學習相聲曲藝、在龍崗區做小主持人。“那時很少城市有這樣的戲劇資源和舞臺。經過深大表演係前輩、許多戲劇人的積累,深圳戲劇發展到今天,自然而然要出現屬於南山戲劇節這樣的本土平臺。”

  同樣致力於創作原創劇目、搭建平臺的本土劇團還有甸甸巴士,創始人陳祈充是劉子源的師兄。2015年成立後,定位做純商業市場粵語話劇的甸甸巴士開始了第一次嘗試——推出反映深圳城中村題材的粵語作品《馬桶大爆炸》。

  “那時深圳沒有商業劇團在賣票,演出的很多劇目都是政府免費的公共文化項目,所以讓觀眾轉變觀念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陳祈充説,“但讓我們欣喜的是第一場戲上座率就達到了七成,項目運營半年後便開始回本。”

  深圳首個即興互動舞臺劇 《百變奇葩》、綜藝互動舞臺劇《巨星要退休》、歷史武俠劇《掌櫃在此》、粵語舞臺劇《市井之徒》、兒童劇《小伴龍·魔法生日會》……他們在原創劇目上不斷推陳出新。

  2016年中到2017年中,是深圳青年戲劇團隊發展最快的時期。引進國外著名戲劇的爪馬劇團、鄒小勇碉樓劇場和做接地氣南派喜劇的甸甸巴士,吸引了各自板塊的鐵粉。

  甸甸巴士在話劇的基礎上,甚至衍生出了甸甸巴士小劇場、少兒戲劇學院、粵語欄目劇公眾號、深圳首個短視頻影視基地等多維度戲劇産業鏈,由戲劇而生的甸甸巴士開始有了品牌效應,全網粉絲達到800萬。

  整合資源 培養人才

  “戲劇教育和戲劇市場相輔相成”

  和陳祈充的感覺相同,劉子源開始覺得深圳有可發展的戲劇市場也是在2015年。“那時候《劉小源與李小花》第二場商演人氣很高,説明我們第一場的效果不錯,有很多人推薦朋友過來看。”現在他發覺,觀眾的心態也慢慢發生了轉變,“第一屆戲劇節大多時候是我們希望大家來看戲,這一屆多了很多主動找我們買票的觀眾。”

  “第一批老戲劇人在深圳播下了‘種子’,散落在各行各業。”劉子源表達的正是戲劇教育的重要性,“他們播下的戲劇‘種子’還在,我們還能從他們那裏獲得很多方面的幫助。”

  “戲劇院校培養目標是為城市戲劇作貢獻,深大表演係是華南地區最早成立的戲劇影視學科,培養的人才主要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戲劇事業服務。”對於戲劇教育從事者王維斌來説,如何突出深圳戲劇的特點、保持深圳戲劇的活力、為今後畢業的學生搭建平臺、讓更多學生留在戲劇行業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他們畢業以後市場在哪兒?南山戲劇節平臺的搭建就是一次很好的嘗試。它不僅是市場行為,更與政府職能、戲劇教育一脈相承。戲劇教育和戲劇市場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在南山戲劇節的許多本土戲劇中,都能看到很多深大表演係在讀學生的身影。

  “但是,落地本土的戲劇文本和戲劇對城市人群的人文關注依然不夠,文本的創作力量比較薄弱。”提高本土劇團原創力、引進更多外來劇團、走向商業化運營、戲劇教育和戲劇市場的銜接……王維斌認為,目前深圳青年戲劇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小劇場空間不足、民間劇團發展艱難……當前深圳青年劇團發展中也面臨著一些問題。

  一流的城市需要一流的經濟發展,更需要一流的文化表達。深圳應該做怎樣的城市戲劇?“我們的戲劇要突出深圳的城市特色,比如義工、科技等元素都可以融入舞臺。從城市的角度上看,戲劇是屬於大眾的藝術品,是可以與公益相關的,可能性非常多。”王維斌説。

  段鋼認為,深圳的戲劇應該形成合力。“需要形成一個規範化流程,在市級層面打造平臺、整合力量。比如每年計劃創作多少部戲劇,用項目和平臺來整合隊伍。”段鋼非常希望深圳能夠以阿維尼翁戲劇節為標桿,“一個小鎮都能集聚如此多的資源,這與政府的投入緊密相關,希望南山戲劇節成為一個走向全國甚至世界的品牌。”

  與廣州、香港等城市形成戲劇聯盟也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在戲劇的産業鏈和操作流程上,我們可以學習香港,他們的工作非常精準、高效、規範,每個人非常清楚各自應該幹什麼。”段鋼説。

編輯: 文海燕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絡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