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網帳號登錄

× 沒有帳號?極速註冊
南方網> 中山新聞

中山援藏醫療隊在雪域高原上開展手術近200台

2018-07-11 10:01 來源:南方日報

6月25日上午,在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人民醫院(以下簡稱“縣醫院”),50歲的格桑曲珍平安地從手術室裏出來了。5年前,她就被查出患有膽結石,一直靠藥物來緩解疼痛。在剛剛過去的一個多小時裏,中山援藏醫生馮春在和衛才權為她成功切除了膽囊。

這也是工布江達縣成功實施的首例腹腔鏡膽囊切除手術。今年5月,中山市人民醫院向工布江達縣人民醫院捐贈1台價值約130萬元的腹腔鏡。如今,這種創傷小、術後恢復快的微創手術,開始在這座平均海拔3600米的高原縣城進行推廣。

自中山對口支援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以來,醫療對口支援被作為民生援藏的重要抓手。中山援藏工作組積極協調,在中山市政府的支持下,投資120萬元建成了中山—工布江達縣遠程診療系統,先後派出了三批“組團式”援藏醫療隊,成功開展手術近200台,並打造了帶不走的醫療團隊。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郭冬冬 發自工布江達

1 聽説縣醫院來了援藏醫生

在二樓手術室外的走廊裏,格桑曲珍的女兒益西卓瑪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候。幾天前,她帶著媽媽從工布江達鎮扎瑪村趕來,本想在縣醫院開個轉院證明後,再去130公里外的林芝市人民醫院做手術。可到了縣醫院以後,她和家人就改變了主意。

“聽門診的護士説這裡來了援藏醫生,做手術比較好,我們就留下來了。”益西卓瑪眼中的“專家”,就是來自中山市人民醫院普外三科副主任醫師馮春在和古鎮鎮人民醫院麻醉科副主任醫師衛才權。在他們倆的配合下,當天上午格桑曲珍的手術非常成功。

馮春在介紹説,(腹腔鏡)微創手術的特點是醫生操作視野廣、創傷小、術後恢復快,比較容易被患者接受,並且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因為膽囊方面的手術佔到當地手術量的60%-70%。

平均海拔3600米的工布江達縣,屬於半農半牧地區。由於飲食習慣等原因,當地農牧民膽囊結石和胃病的發病率比較高。在缺醫少藥的情況下,他們往往不能及時發現病情而耽誤了治療,有時甚至因為聽到做手術需要開刀而選擇放棄。

這一點,中山援藏幹部、工布江達縣人民醫院副院長莫介成感受很深。去年6月,他帶隊下鄉動員當地農牧民上縣醫院看病和做手術。幾天后,加興鄉就送來了十幾個患者。“我們對每個人都進行了免費檢查,患有膽結石的一聽做手術要開刀,都説不做,就跑回去了。”莫介成也有些無奈。

久病成疾,不能拖。如何讓患病的農牧民願意接受治療,經過再三斟酌,中山援藏工作組想到了微創手術。今年5月,中山援藏工作組積極協調,在中山市政府的支持下,中山市人民醫院向工布江達縣人民醫院捐贈了1台價值約130萬元的腹腔鏡。

5月9日,馮春在和衛才權成功實施了工布江達縣首例腹腔鏡闌尾切除手術,結束了工布江達縣無微創手術的歷史;6月25日,成功實施了工布江達縣首例腹腔鏡膽囊切除手術;7月5日,首次在一天內成功實施兩例腹腔鏡膽囊切除手術……

中山市“組團式”援藏醫療隊不斷填補著工布江達縣醫療領域的各項空白,也實實在在地讓當地農牧民能在家門口安心享受優質的醫療服務。可讓人意外的是,格桑曲珍的手術竟然是馮春在和衛才權在6月份做的第一台手術。要知道,在剛到縣醫院的前兩個月時間裏,他們平均每兩天就有一台手術。

這,是為什麼呢?

2 走,去牧區看他們

採訪中,衛才權道出了其中的無奈:每年的4月到6月底,工布江達縣就進入了蟲草季節。當地農牧民紛紛上山挖蟲草,就算身體有疼痛也輕易不下山,除非是實在忍不住了。剛剛完成手術的格桑曲珍每年都會去,只是今年身體吃不消,只能遺憾錯過了。

“既然大家都不上來看病,那我們就去牧區看他們”。6月21日中午,馮春在和衛才權坐著縣醫院那輛四驅越野車,向娘蒲鄉崗朗村的方向出發,車上還裝有一整箱的胃藥、消炎藥、感冒藥等。他們此行還有一個任務,回訪4月的膽囊手術患者貢桑。

中午12時30分,他們從縣醫院出發;下午1時40分,抵達娘蒲鄉政府後稍作休息,即刻再出發,約20分鐘後手機上就顯示出“無服務”。沿著奔騰的娘曲河,車輛一路向上遊挺進,沿途總能看見泥石流和塌方的痕跡。終於,下午3時50分,他們抵達了牧區深處的一座簡易帳篷,海拔4700多米。

此刻,帳篷裏已經擠滿了十多個牧民。後來才知道,援藏醫生每次進牧區義診,當地很多農牧民聽到消息後,都會放下手頭上的事情找他們瞧一瞧,結果每次的時間都不夠用。“有時候車子進不去了,他們還會開著越野車出來接我們。”馮春在説,只要説是援藏醫生,他們都非常信任。

人群中,不見貢桑的身影。旁邊的大叔説,到了蟲草季節,他們一家就從崗朗村搬去了遠處的牧區,那是在海拔5100米左右的地方。這樣既方便家人上山挖蟲草,在閒暇時,貢桑也能幫忙照顧孫子。

下午4時30分,一輛皮卡車把貢桑從高山牧場接了下來。44歲的貢桑從后座下了車,裹著一條黃綠色的頭巾,臉上有些泛紅,不知是讓山上的太陽曬的,還是因為太久沒見到這麼多人。她靜靜地走到帳篷門口,眼睛望著大家,時不時地捂著嘴偷笑。

“現在感覺還好嗎?”馮春在走過去和貢桑握手,簡單問候了幾句,便一起走進了帳篷。坐下來後,馮春在先給她量了個血壓,“123/77”血壓正常。貢桑説,她現在好多了,喝酥油茶肚子也不疼了。檢查了手術傷口後,馮春在將帶來的消炎藥和胃藥交到貢桑的手上,囑咐她,“傷口癒合很好,有時間再去我們醫院檢查一下。”

不一會,25歲的扎西納吉就在馮春在的身邊坐了下來,他主動撩起袖子,“醫生我胃有點疼”。馮春在瞧了瞧,問他,這段時間挖蟲草是不是沒有按時吃飯?

扎西納吉點了點頭,“昨晚還喝了點啤酒,然後就開始不舒服了”。“以後按時吃飯,把東西嚼爛,要不然胃很容易不舒服的。”馮春在對扎西納吉説,待會拿點藥給你帶上。

貢桑的漢語不太好。當問起怎麼評價兩位援藏醫生時,她面對著鏡頭,豎起了大拇指。天色漸晚,山裏開始起風了,貢桑捧著藥向山上的牧場走去。兩步三步,她忽然轉身,向正在回程的馮春在和衛才權揮手再見……

3 帶不走的醫療團隊

在這近半年的援藏時間裏,除了做手術和下鄉義診外,馮春在和衛才權還肩負著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在縣醫院帶出像樣的“徒弟”,把技術一直留在工布江達。

衛才權介紹説,他們來了之後著手做了兩個調研,一個是針對縣醫院的醫療設施,另一個就是各鄉鎮的疾病普查。“縣醫院的硬體設備還是可以的,唯一欠缺的就是醫療人才,在這方面可以説是遠遠不足。”

當老師帶徒弟,首先必須得自身技術過硬,進藏後的第一台手術就顯得格外重要。“我們倆是第一次在高原上做手術,和縣裏的醫護人員也是第一次配合,壓力確實比較大。”馮春在説。

慶倖的是,“頭炮”成功打響,第一台手術只用了1個多小時就順利結束了。“他們很詫異,這麼快就結束了嗎?而且膽囊手術的切口可以這麼小,只有10cm左右。”馮春在説。

第一次配合成功,他們倆很快建立了信心,也逐漸取得了當地醫護人員的信任。42歲的縣醫院院長郝昆龍,是一位從醫20多年的老醫生了。如今,他也成了馮春在的“徒弟”,不管在什麼場合見著面,他都會喊“馮老師”。

“我們這裡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人才缺技術。”郝昆龍説,2016年中山援藏醫生過來之前,醫院的手術室都停用了一年多,老百姓只能是去130公里外的林芝或者是270公里外的拉薩做手術。

從第二台手術開始,馮春在便讓“徒弟們”開始主要負責手術操作,他在一旁進行指導和協助。“離手不離眼,必須看著,哪做得不對要立即指出來。”馮春在説,他們如果天天看著我做,肯定是沒辦法成長起來的。

如今,縣醫院的大部分手術都是郝昆龍來主刀。他説,兩位援藏醫生手把手地教手術技巧和操作事項,收穫很大。24歲的年輕醫生邊巴頓珠,也在期待著這樣的機會,雖然他到縣醫院工作才4個月時間。

每週,邊巴頓珠都會根據醫院的常見病例,查找資料準備課件,在科室的例會上進行講述。馮春在説:“自己來講一堂課,講得再不好,對自己的幫助都很大的。講得不好,我們也會提出來,再去改進。”

7月底,作為中山市第三批“組團式”援藏醫療隊,馮春在和衛才權就要返回中山了。可他們倆都認為,自己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沒有考慮到蟲草季節,這兩個月的手術都很少,如果一直都有之前的手術量,我們相信可以把他們帶出來。”馮春在説,希望在接下來的這一個月,他們能更上一個臺階。

“援藏醫生首先要和當地醫生打成一片,把真本事留下來,不要有所保留。”衛才權説,“相信有一天他們也能做得很棒。”

■聲音

林芝市人民醫院院長李欣:

中山的醫生做了大量

基礎性和開創性工作

來自中山市各大醫院的醫生,作為組團式援藏的有益補充,來到工布江達縣人民醫院進行幫扶,非常辛苦。在平均海拔3600米的地方,他們克服了低壓缺氧、體能透支等各種不利條件,傾情用心,進取奉獻,做了大量基礎性和開創性工作,包括包蟲病篩查、腹腔鏡微創手術,走在了全市縣級醫院的前列。

同時,他們積極和林芝市人民醫院溝通聯絡,建設林芝市首個縣域醫聯體,構建了專家下沉和資源共享的機制,讓工布江達縣農牧民在家門口看得上病、看得好病。他們的工作非常出色,令人驕傲。

編輯: 朱曉宇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登錄後進行評論| 0條評論

請文明發言,還可以輸入140

您的評論已經發表成功,請等候審核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後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廣告服務-誠聘英才-聯絡我們-法律聲明-友情鏈結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製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